美国大觉醒运动的意义及影响:解放人们思想 改


 
  18世纪上半叶,一场轰轰烈烈的思想大觉醒运动在北美爆发,这场运动之所以在这里爆发并不是没有原因的。移民成分的复杂,北美经济、政治、文化等的变化,都是这场运动爆发的土壤。这场运动对北美的影响深远、意义重大,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解放人们思想,一个是改变社会面貌。
  一、解放人们思想
  第一次大觉醒运动是18世纪美洲的一次宗教运动。以公理会为主的许多牧师认为殖民地人民失去了其清教祖先的信仰,在18世纪30、40年代,这些牧师发起了一系列试图恢复宗教热情和投入的活动,正如当时一位宗教人士所叹息的:“上帝的精神似乎在可怕的萎缩”。到了18世纪30年代,受经过宗教改革的就大陆的虔诚主义的影响,北美殖民地的牧师们断定他们的宗教信仰正在受到世俗力量的腐蚀。他们相信,通向拯救的唯一途径是是人们在心灵深处获得一种皈依的体验。只有心灵上有信仰的寄托,才能使上帝在人们心中最崇高的地位得以恢复。因而,一场思想上的暴风雨便袭击了这片土地。
  北美大觉醒运动是美国殖民时代的一桩重大的历史事件。18世纪是理性主义盛行的时代,大觉醒运动表面是一场宗教运动,但其思想却与启蒙运动众所提及的内容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可以说大觉醒是美国启蒙运动的延伸与发展。大觉醒宣扬人人平等的思想,强调人们在上帝面前一律平等,而且倡导人们反对权威,反对正统的斗争思想,向官方教会及传统势力挑战,强调人在宗教事务及社会发展的重要性,强调人的主观能动性,这与启蒙运动所强调的理性一样,促进了人们的自我意识,激发了人们追求平等自由的热情,解放了比美人们的思想。
  随着北美殖民的复杂化,英属北美殖民地出现了许多不同的教派,有英国的圣公会,清教,教友派,洗礼派,德国的路德教,还有胡歌诺教,天主教,犹太教等等。“英属北美的13个殖民地有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宗教色彩浓厚,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人人都是教徒,村村都有教堂,行政以教区为基本单位,教堂是人们从事宗教活动的主要场所,礼拜和圣餐是最常见的宗教仪式”。?
  如此复杂多样的宗教教派里,每个区域里的统治阶级都企图将其信仰确立为官方教派,将其他教派则视为异端并对其进行抨击打压。制造异端冤案中最令人震惊的就是“巫 事件。”异端教派为了寻求一丝丝生存之地,使更多迷失的信徒在心灵深处获得一种皈依的体验,让他们重拾对上帝的信心。于是,大觉醒运动应运而生。
  “觉醒者”们以虔诚的宗教是获得救赎的根本途径为口号,强调“因信称义”,扬弃清教中的宿命论,否认只有少数富有者和上层统治者才是上帝的“选民”,宣扬只要虔诚的信仰便能获救。反对上层统治者所确立的官方教派,人人都能同上帝直接交流并沐浴圣恩,无需任何的宗教仪式或以牧师为中介,从而否定了官方教派的权威,树立了向下层民众的自尊和自信,同时也激发了他们追求平等自由的思想,在这一点上,大觉醒运动与启蒙运动不谋为合。
  运动的领袖们打着恢复加尔文教原教义的旗号,强调虔诚,并一再告诫教徒们:“对任何教条都要保持怀疑的态度,要积极的参与宗教事务,不要屈服于传统的等级制度中”,?鼓动许多没有文凭,没有正规教义的平民百姓讲经布道。平民也可以做牧师,无需通过任何地方政府和教会的认同,并积极地参加宗教管理事务,打破上层统治阶级对教会的垄断及对下层民众的愚弄,更进一步的否定了“预定论”,提高了广大人民群众的自我价值和自我认同意识,为北美的独立奠定了思想基础。
  二、改变社会面貌
  大觉醒运动在解放人们思想的同时,也改变了北美整个的精神面貌。人们重拾信心,对于生活有了一种乐观的追求而不是悲观的自我毁灭,并且崇尚仁爱,倡导新的伦理观提出新的社会观。与此同时,领袖们强调的积极参与宗教事务管理与讲经布道促进了北美教育事业的发展,并加进了美利坚民族的最终形成。
  大觉醒运动宣扬了乐观的世界观,这种乐观的世界观的转变体现在北美殖民地人们对千禧年代信仰由前论转向后论。千禧年前论认为基督教必定将重临凡世,亲自为主,统治世界一千年,此后天崩地裂,为世界末日,罪人得到审判,圣人得到救赎,以及升入天堂。 ?31630年代大移民的清教徒是前论信奉者,平民对救赎的渴望和对前论的信仰是的他们更加心甘情愿的臣服于上层统治者的统治,在这样降低人格的情况下,没有自由和自信的环境中,必然对生活是以一种消极的态度。而大觉醒的理论家爱德华兹根据北美的特殊情况提出了“千禧年后论”。他认为:人类历史和现世的生活既不是每况愈下的自我毁灭,也不是周而复始的循环,二是不断进步向上的,“是上帝光明之国的逐渐发展”。这种鱼前论完全相对的教义,在大觉醒运动中得到宣扬。爱德华兹用他最高昂的激情,在民间讲经布道并大获成功,以至于后论的信仰者越来越多,这种光辉并射向周边地区。他们不再对生活失去了信心,他们既有心灵的皈依,对生活的憧憬,乐观的态度促使他们更加积极的追求现世的幸福。
  另外,大觉醒运动崇尚仁爱,倡导新的伦理观。爱德华兹及其追随者认为自私是万恶之源,应当摈弃,若要剔除这种自私的思想,单靠理性是不够的,要有仁爱之心,拥有无私的思想以达到为现世及他人服务和获得利益。但是,这种仁爱之心,无私的思想并不意味着要求人们放弃个人利益,相反的,他们强调个人利益的重要性,每个人都有追求自身利益的权利和必要性。人们自愿为公共利益放弃个人利益,这是人们的自愿行为而非统治者的强制行为,共同利益取代了过去的消极服从,从而形成了一种崭新的伦理观,是整个社会风气明朗乐观,这个社会焕然一新,同时也为日后革命领袖提出公德观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运动促进了北美教育事业的发展,是北美大觉醒运动的重要特征之一。虽然在此期间,觉醒者们作出过一些偏激的行为,如攻击受过高等教育的牧师以及他们的住宅,但要清楚一点的是,他们反对的不是知识本身,而是牧师背后的统治势力。再者,教育对觉醒者们的意义也十分重要,他们向人们宣扬:每一个劳动者都有享有受教育的权利,呼吁要用教育改造正在成长的一代人。在他们的推动下,出现了一批高等院校,其中有新泽西学院(后改名为普林斯顿大学)布朗大学,拉特格式大学等等。佳偶的发展以及牧师的跨地区讲经,打破了地理的局限,各地区开始进行文化交流,,许多教士到外地传教,是各地人民开阔了眼界,增进了相互了解,一种地域的共同语言及共同文化初步形成,促进美利坚民族意识的产生,加速了美利坚民族的最终形成。
  综上所述,北美大觉醒运动不仅为人们追求平等自由做出了巨大贡献,更为后来北美独立战争的爆发开启了民智,是人们热切投身于自由之战,也为北美的社会风气和人们的价值追求进行了刷新,从而形成了一种崭新的“三观”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