镰仓时代中日僧侣的交流如何促进佛教的传播

  日本镰仓时代处于中国的宋元时期,根据记载,在这一时期,中日之间僧侣的交往非常的频繁,不仅有很多日本僧人到中国来学习进修佛教宗派,并带走经卷典籍以及佛具特产,还有不少中国僧人到日本传播教义,这些交往都被载入史册。
  宋朝
  镰仓前期的入宋僧,继承北宋时的入宋僧的传统,即巡礼圣地,瞻仰佛迹。江南著名的禅宗五山十刹,尤其是径山、天童山、育王山都是入宋僧必去之处。当时入宋僧主要进修律宗和禅宗。律宗传入日本已久,但到平安中叶以后,日趋势微。镰仓正治年间,俊艿率弟子二人入宋,先后师从南宋五山十刹的高僧学习律宗,留学十三年方回。回国后,在京都开创泉涌寺,弘扬律宗。俊艿是入宋学习律宗的代表人物,其后,他的很多弟子也陆续入宋,进一步传习戒律。禅宗虽然早已传入日本,却一直未能兴盛。因此,禅宗的再次传入也就成了必然的趋势。荣西入宋后,师事黄龙派虚庵怀敞,学习临济禅,回国后开寿福寺、建仁寺,大力倡导禅风,日本禅宗从此开始兴盛,荣西也被尊为日本临济宗的开山之祖。荣西之后,其弟子明全、道元也相偕入宋,道元在宋朝习得正统曹洞宗,成为日本曹洞宗之祖。其后又有圆尔辨圆、无关普门、约翁德俭等日本禅僧相继入宋,宋末时达到入宋僧的高潮。
  入宋僧除了学习佛教以外,还搜集了很多经书、教义和其它方面的典籍,带回日本,最重要的是宋版《大藏经》。《大藏经》的传入,直接和间接的刺激了日本印刷业的发展。除《大藏经》外,入宋僧还带回了律宗、天台宗、华严宗等宗派经卷上千册。南宋儒学发达,儒家经典也是入宋僧的必携品。俊艿就曾带回儒家书籍200余册,圆尔辨圆也带回典籍上千卷。这些典籍对于日后五山文学的兴盛起到了重要作用。
  除经卷和典籍外,入宋僧们还带回了很多宋朝的佛具、艺术品和特产。据记载,曾三次入宋的俊艿,带了佛舍利、普贤舍利、如庵舍利、释迦碑文、水墨罗汉画等物品回日本,其中水墨罗汉像对日本后世的罗汉像有很大影响。在入宋僧的随携品中,特别应该记述的是茶种。荣西将茶种和喝茶的风气从宋朝带到日本,并著《吃茶养生记》,使吃茶之风在禅僧中流行和兴盛,以至后世有“茶禅一味”之说。
  随着宋日交流的频繁和日本禅宗的兴起,除了日僧的大量入宋外,也有不少南宋僧人前往日本。据学者研究,镰仓时代前往日本的宋僧共有14人 。最早的是1246年赴日的兰溪道隆和他的弟子义翁绍仁。道隆先到京都,后受北条时赖之邀,去镰仓开创了日本第一个禅宗道场。1253年,时赖在镰仓造建长寺,请道隆任住持。
  道隆之后,南宋名僧兀庵普宁也于1260年抵达日本博多,后到京都,又受北条时赖之请到镰仓,继道隆之后住持建长寺。虽然普宁在日本只住了五年,却很受北条时赖的尊敬和推崇,他所信仰的禅宗也很快在武士间流行,对后来禅宗与武士的结合起了很大作用。
  普宁之后,又陆续有无相静照、大休正念、西涧士昙、诠藏主、英典座和无学祖元等宋僧赴日。他们到日本后,在镰仓武士间大力宣传禅风,使很多武士都开始信仰禅宗。当时幕府的执权北条时赖甚至亲自研习禅理,参禅悟道。禅宗“立处皆真、随处为主”的宗旨,使武士们能看透生死,对日本武士道的发展有很大影响。
  元朝
  元朝建立以后,特别是文永、弘安之役后,入元的日僧日渐增多,可以查到姓名的有220余人之多。与入宋僧不同的是,入元僧除了研习佛教、体验禅宗生活之外,游览江南的山川风物、体验江南的情趣之美,也是目的之一。江南的名寺古刹就是他们参谒的对象。
  在入元僧回日的随携品中,有大量元朝禅僧的语录。这些语录,在日本作为范本翻刻重印,被日僧奉为经典,如《景德传灯录》、《五灯会元》等元代广泛流传的书,在日本也十分流行。这些禅宗语录的翻印,促进了日本雕版印刷和出版事业的发展。入元僧还带回了大量汉文书籍。受中国禅僧用文字表现禅法的风习,日本禅僧也开始用汉文作佛偈、写法语,对日本汉文学的发展有不小的影响。
  除了入元僧外,元朝僧侣赴日者也是络绎不绝,但相对于入元僧来说,,数量则要少的多。一些著名的元朝僧人,受镰仓幕府之邀,赴日主持寺院,发扬中国禅宗,对日本文化的各个领域都有很大的影响。
  最早赴日的元僧是一山一宁。1299年,一山一宁受元朝政府派遣,搭乘日本商船到达日本。他到日本后,幕府执权北条贞时认为他是元朝奸细,将他流放到伊豆,数年后才请他到镰仓,主持建长寺。一山一宁先后在镰仓、京都广开法席,宣讲佛法,历时20余年,极受日本臣民的尊崇。他在日本圆寂后,当时的上皇赐予国师的封号,并赞他为“宋地万人杰,本朝一国师”。一山一宁本身也是一位知识渊博的学者,通晓历史和文学,擅长书法,对日本的思想、文化等方面的发展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
  一山一宁之后,北条氏屡屡派人入元,聘请元朝的高僧。清拙正澄、竺仙梵仙、明极楚俊都是受邀而赴日的。清拙正澄于1326年到达日本,先达京都,后到镰仓,也曾主持过建长寺,是渡日元僧中最杰出的一位。他还在信浓建开善寺,并与信浓和其他地方的有力武士关系密切,对武士们的禅宗信仰影响很大。他著有《大鉴略清规》等著作,对日本当时禅林的规矩和日后日本的礼法有相当的影响,武家礼法就是按照他制定的禅林规矩而制定的。明极楚俊和竺仙梵仙于1329年到达日本。他们到达时,已是镰仓末期,战乱不断,但他们还是受到了幕府的优待,受聘为各地名寺的主持。他们积极宣扬禅法,感化了很多公卿武士。他们还擅长宋元诗文,对日本五山文学的发展有不小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