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铎王朝纹章——都铎玫瑰的前世今生

  众所周知,都铎王朝的纹章是两朵叠加的玫瑰,这一纹章在历史上曾被广泛运用,,也有不少的样式创新,至今为止,它仍是英格兰备受欢迎的植物徽章,在今天的英格兰,不仅是服装和建筑,甚至还有以此为名的机构和葡萄酒。
  历史上的使用
  在亨利八世统治时期,温切斯特堡的“圆桌”被重新画过。新画的计划里就包括了在中央的都铎玫瑰
  都铎玫瑰的纹章还有“减去枝茎并与王冠结合”的样式,就是在在王冠下有茎叶的玫瑰。这个样式在尼古拉斯·希利亚德那幅被称为“Pelican Portrait”肖像的作品中出现。
  都铎玫瑰有时候也以二分的形式表现,即分开一半与另外一个徽章组成一个新的徽章。Westminster Tournament Roll有一个亨利八世和他的妻子阿拉贡的凯瑟琳的徽章是去掉茎枝的都铎玫瑰与凯瑟琳的个人徽章石榴结合的样式。英格兰国王詹姆斯一世,同时也是苏格兰国王詹姆斯六世用二分的都铎玫瑰与蓟作为徽章并置于王冠上。这个玫瑰由颜色重叠的涂层组成,是一件值得注意的物品,它打破了纹章学的第一规则。
  现代应用
  都铎玫瑰被用作英格兰的植物徽章,苏格兰、爱尔兰及威尔士则分别使用蓟、白三叶草、韭作为纹章。它们今天都能在伦敦塔的守卫的制服上看到。它也是英国二十便士硬币及英国皇家军装的图案。它也很巧妙的体现在加拿大军装上。
  它还作为英国旅游理事会的符号而著名,还有一种葡萄酒的名字叫都铎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