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成人体验馆玩男娃娃,嗨到自己也想开一家


编者按:

这看起来是一篇题材敏感,褒贬不一的文章。

但我们为大家带来过讲述生产中国60%情趣内衣的神秘小城灌云县的文章,分享过分析中国情趣用品电商市场现状与快速增长的文章

个中国情趣用品市场规模将突破1300亿,在如此快速增长的一个市场里,产业上下游还有哪些机会?体验馆式的场景消费行业有没有随着增长的东风趁势起飞的可能?

这一篇现场体验式文章,可能会提供一点借鉴。

作者/橘总

来源/Vista氢商业

ID/qingshangye666



如果有姐妹再问北京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我一定不会再像个土包子说798、三里屯。

因为我已经体验了成年以来最刺激的“室内活动”。

那天我正在工位划水,刷手机意外发现一家提供“女士专享”服务的成人体验馆。“激情狂响”四个字直接将我击倒。


毕竟充气的大胸我也有(狗头),但硅胶的8块腹肌不常见啊,还有什么比加班一周之后和男娃娃来一场美丽的邂逅更解乏呢?

我毫不犹豫向领导报备申请活动经费,自告奋勇深入虎穴,立志揭露灰产乱象。

看着我们散发着正义之光的眼神,老板爽快转账299,说务必拍出2个小时素材再回来。


“老板,三人拼一个男娃行吗?”

出于安全考虑,我和两个视频组妹子结伴同行。

不装了,主要是大家真的很好奇身高160cm的男版硅胶娃娃如何让女士激情狂响。


毕竟之前看的都是这样的......



为了将299元发挥到极致,我们打算以名媛拼团形式潜入。

电话没嘟几声啪地一下就通了,很快啊。


“老板,请问我和两个朋友进一个房间用一个男娃娃可以吗?”

能感受到热情的老板小哥那3秒钟的恍惚和停滞。“都是女生吗?”得到肯定之后小哥明显放松了很多,以“房间太小”为由拒绝了我的三人行请求。

“那两个女生可以吧?”有了之前的铺垫,这次小哥答应得很爽快:“不用预约,,来就行了。”

我也不是没见过世面,在一些成人体验馆的探店视频里,通常是男博主摩拳擦掌地去,结果被幽暗房间里的秃头断臂靓女狠狠教育,回来之后神色暗淡地劝店家耗子尾汁。


虽然对图片里比我还娇俏的男娃不抱期待,但拿着公款搞羞羞的事情让我激动到凌晨3点还没睡。

第二天早早沐浴熏香奔赴现场,我跟同事制定了一人接应,两人卧底的策略,随后加了老板微信,这才拿到具体楼层和门牌号。

在逼仄的走廊里,某团商户的标志像小广告一样贴在门上,邻居永远不会察觉“休闲娱乐”四字里丰富内涵。


迎接我们的小哥是微胖略壮的精神小伙,像接待老朋友一样热情地招呼我们换鞋,还贴心地准备两杯星巴克,旁边沙发上坐着他的黑长直女朋友——哦,看错了是硅胶的。


小户型格局,阳光穿过飘窗,厨房还散发着余温,如果不是靠墙有一排挂满情趣内衣的衣架和摆满消毒水和指套的柜子,我差点感受到回老家的温馨。


然而走进房间我心一凉:并没有我心心念念的男娃娃,只有铁面无情的打桩机。

我和小哥面面相觑,“我的男娃娃呢?”小哥也一脸诧异“姐,之前我跟你讲了啊只有机器。”

掰扯中


这种感觉就像火山刚要喷发被堵上了。小哥开始和我battle,说没有就是没有“前两天有个女顾客体验不好,男的被我返厂了,特别沉!120多斤不好弄。”

虽然此时按照惯例应该是“记者以身体不适为由准备离开”,但看小哥的意思299元又不能退,来都来了我只好妥协:“那给我们整个女娃娃吧。”

小哥说现在有三个女娃——

主卧一个穿JK制服在床上正襟危坐,还有客厅一脸生无可恋的那个,第三个在门口的小单间,素颜的她努力和外面两个网红脸打差异化,但小哥说这个太丑不推荐。


我只好挑了主卧那个,小哥呼哧呼哧地挪过来说得再加100块钱,被我当场驳回“就冲着男娃来的,没有还好意思坐地起价?”

一男两女站在闪着粉灯的房间讨价还价,和床上大腿岔开的娇滴滴少女构成了诡异格局,小哥最后败下阵来,开始介绍他精心准备的道具。


这里有五颜六色的魔法棒,还有瓶瓶罐罐的不明液体,计生用品一应俱全,小哥教我们如何给女娃抹润滑液,展示长按娃娃后脖颈可以激情对话。


或许我们露出了不知所措又求知若渴的表情,小哥像个后宫嬷嬷忙上忙下。

另外他补充等会儿主卧也会来客人,让我们放心隔音很好。

他离开前微微一笑:“我就在厨房啊,有事敲门叫我”。

这工具人的回答令人心疼又肃然起敬。陌生人在卧室翻云覆雨,自己却在厨房单曲循环“我不应该在这里,而应该在车底。”

“娃娃用脚趾给我点了个赞”

房间的第一印象我至少打3星,没有奇怪的味道,香水也不刺鼻。

墙上挂着几朵云彩小灯、几张性感网图,氛围倒像是东北汗蒸馆的女浴池

只不过这打工娃卧室窗户被不透光塑料封死,我们摸索了半天才发现被wifi密码挡住的大灯开关。
为什么不能光明磊落地玩娃娃?

因为开灯以后就像关掉迷幻的滤镜,仿佛在自己家干坏事而你妈随时会推门而入抓现行。

这也是小哥掩盖共享痕迹的障眼法,掀开一次性床单下面有几块不明污渍。
按照我们原定计划是要为办公室嗷嗷待哺的姐妹们展现男娃的威武雄壮,现在梦想破灭了,但也不能让小美女白白上钟。

最起码女娃的精神状态和卫生情况比预想的好多了。五官端正、四肢完整展现出对客人的精神保护,比起其他成人体验测评里的安娜贝尔鬼娃风,这个精致妆容已经相当良心。

总体来说她应该是直男朋友会喜欢的半藏类型,不仅又纯又欲,脚底板的几个钢钉甚至洗去了茶艺照的油腻。
娃娃在用脚趾给我点赞

不过勒在两颊的松紧带头套略显出戏,干枯的发质让我想给她焗个油。脸和身子粉底色号不统一;


骨架脱落的大拇指像软烂的泡椒鸡爪,而且这个女朋友真的很粘人,硅胶材质容易吸灰,使用前沐浴净身很有必要。
但问题都不大,关上灯这里就是海天盛筵、天上人间。

第一次摸硅胶胸可以用流连忘返形容。触感像是冰袋和记忆海绵结合的黑科技,天热的时候抱着应该贼凉快,但记得一定要把语音关掉,媚娃能叫到你脸红心跳头皮发麻。

小时候喜欢玩芭比换装的不差钱妹子推荐入手,她绝对是陪伴型不撕X的好闺蜜。

硅胶娃娃不仅有一种方式让你香汗淋漓、气喘吁吁。

当我试图给她翻身换个好看的姿势拍照,发现如此娇小的妹子可能倒拔垂杨柳的鲁智深都搬不动,并且她的关节会发出手撕鬼子才能出现的咔嚓声。
无法想象兴致正浓时想换个姿势,却发现光是翻身就耗尽精力,这得多丧气。

为了不让躲在厨房的小哥失望,我们打算营造出非常尽兴的假象。
但是折腾完娃娃之后我已经像跑完八百米体测。坐在床边拆套套包装时,同事说我特像事后抽烟的中年社畜。

正当我们肆意破坏现场,听到隔壁客户的脚步声。估计是常客了,默契到和老板0交流。
深情告别中

我俩已经累得满头大汗,准备和女娃道别。我鼓励她努力工作,衷心祝她遇到的都是怜香惜玉的好顾客。
只听到大门轻声一关应该是常客先走了,小哥已经开始进进出出做清洁。
最后关掉屋里的白炽灯,我突然理解为什么有人来这儿玩娃娃。
大灯一闭的瞬间就能穿越到魅惑的非现实,解放“正经人”的性压抑。

“男娃不好用,10分钟就出来了”


见我仍在对没看到腹肌男孩耿耿于怀,小哥给我们看他的视频。
身高180cm,金发小麦肤色的壮汉坐在墙角眼神忧郁,如果不看赤裸的下半身感觉还挺文艺。

看我一脸遗憾,小哥也很无奈“就俩女生来玩过,不到10分钟就出来了说太难弄。”
“120多斤连我都抱不动,洗澡都麻烦。”

这确实是我关心的问题:娃娃怎么消毒?
“洗澡、酒精、消毒液,最后拍点爽肤粉。”小哥说这些都是他一个人做。
299元玩60分钟其实不算便宜,小哥说娃娃成本也不低。我们玩的女娃1万3,而且还有真人版权独家定制;

素颜那个6000多;男娃更费材料,买下来要1万7、8,说到这里小哥撇了撇嘴顶瞧不起男娃,“中看不中用。”

他还不断纠正着我的错误思想:其实用道具更舒服。
“之前就有两个女孩玩双头的,用完直接就买走了。”
小哥的专业建议

聊到这个我来了兴趣,“一般都什么样的顾客来这玩?”
小哥一脸骄傲地展示多元的客户群,“有夫妻,还有一个女生自己来的,有个女孩要求穿戴式道具的和女娃娃一起玩。”

来之前我还和同事讨论,两个女生来玩男娃娃,怎样打扮才看能起来“不正常”。

听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自以为的“奇怪”,不过是别人的乐趣,谁也没有资格说羞耻,谁还没有个特殊爱好呢?

“所以你喜欢什么样的最好提前说,我给你准备道具。”这是我第一次明白客户至上、宾至如归的深意,看我若有所思,小哥表示“哪天我们买男娃就通知你。”

即使会暴露身份,我也舍不得把小哥的微信删除了。

开家成人体验馆,能月入过万吗?
“有好项目谁干这个!”后来我在微信上和小哥闲聊,他这样跟我吐槽。
自从2018年深圳出现中国第一家硅胶娃娃体验馆,“爱爱乐”就成为龙华区附近男工人们的欢乐净土,也成了炙手可热的财富密码和创业项目。

北上这两年涌现不少成人体验馆,但本来就无人监管的灰色地带,鱼多了水也混了。
有的环境脏乱差娃娃成了细菌培养皿,有的娃娃没人型给顾客吓出心脏病,还有打着娃娃幌子提供大保健服务。
小哥倒是坚持初心:“不想做一锤子买卖,前脚走后脚骂的那种。”并且保证用具都是全新的,新玩具他都打开消毒,然后用保鲜膜包好。

被问到“翻台率”,小哥说这周末洗了4回娃娃。保守估计一天净收入能达到1500。
但客流量也分淡旺季,现在天冷了大家不愿意出来,周末天气好人就多,自己平时很清闲一般在外面玩。
周末当兼职、月入能过万,向往斜杠青年的我竟然有点心动。

看我蠢蠢欲动,他赶紧劝退,说干这行成本太高
小哥创业始于成人用品,干起硅胶娃娃的买卖因为专业对口。

我这个外行顶多看个热闹,小哥有一肚子苦水。
想开店本钱就要十几万:房租一月九千,外加消耗品,再刨去线上推广运营费一万二。算来算去,看着红火其实没剩多少,而且回本周期很长。

谈到娃娃损耗情况,他打算两个月一换新。“要做就做好,不蒙事”,看着这句三观极正的语录,脑补小哥抱着娃娃洗澡的情景都变得伟岸起来。
聊到最后他开始做回访调查,让我以女生视角聊聊感受提提建议,“姐,你们到底喜欢高潮还是新奇?”

这一问让我有点恍惚,性体验、性癖好竟然也能像吃饭口味、穿搭喜好一样,讨论得这么轻松随意。

让小哥苦闷的是众口难调:“单一个场景我就很头痛,房间布置很费脑,因为男女喜欢的不一样啊。”

特别是女顾客越来越多,他直言“搞不太懂女孩的心思。”
“很多人不愿意说出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来了就是看看,觉得在自己的点上体验一下,没感觉就走了。”
原本计划着狠狠吐槽的探访,最后却被小哥的认真复盘感动到。虽然不知道他的创业之路能走多远,但我祝他前程似锦。
聊完之后我点开小哥的朋友圈,封面是店内各种服务项目,可以办月卡也能私人订制,主营共享娃娃,也卖情趣用品。
来自小哥朋友圈

共享娃娃甚至更像是情趣用品销售的新场景和新渠道,体验好了直接打包带走。
小哥这商业头脑,月入过万不是梦。

比起满足猎奇心理,这次探店反而给我上了一课,正常和奇怪的分野到底在哪里?

来自小哥朋友圈

来之前询问身边的女性朋友都表示不能理解:干嘛去那种地方?自己在家DIY不好吗?好奇怪哦。

而我之前也以为成人体验大多满足了男性的恶趣味,直到小哥说“女性回头客更多”。

其实能做到安全、隐私、卫生,在不伤害别人的前提下,周末和亲密的人或者自己,找个隐秘的角落摘下面具,没什么不可以。

毕竟性是刚需,会取悦自己更是。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aaava.com/view-8003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