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车的富豪千金和速成名媛培训班


前阵子,B站up主兼微博网红曹译文Iris火了,不仅收获了做博主以来最高的流量,还喜提了多个微博热搜。可惜,这一次让她知名度攀升的却不是什么好事。


事情的起因是她制作了一期名为“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的体验视频。视频中,作为建筑公司“千金小姐”的曹译文,“隐藏身份”到自家的建筑工地去做了一天打工人。可惜,体验打工是假,炫富才是真,曹译文在视频里恨不得把“上等人”写在脸上的举动不仅伤害了建筑工地的工人,更冒犯了在屏幕前的万千打工人。


曹译文曾经在欧洲著名的礼仪精修学院就读,回国后更是开办了关于礼仪的知识付费课程,两相对比之下,这样的翻车才更让人觉得唏嘘。


从王思聪开始,“炫富”已经成为了社交媒体上一门炙手可热的生意,众多富二代们纷纷看中了这条道路,希望可以从中分一杯羹。


炫富博主千千万,曹译文之所以会翻车,并非因为她炫出的财富有多么惊人,而是因为她视频中对打工人们展现出的高人一等的傲慢。


她在视频一开头就骄傲地和观众宣称,自己今天是“微服私访”,真正的身份是集团的大小姐。


而体验工地劳动的时候也随时透露着做作和高傲,比如主动在镜头前说“到时候房子收工的时候,我就跟爸爸说,我要哪一栋的哪一户,,因为那里面的几个钉是我钉的。”



最让人难以忍受的大概是包工头给她结算一天工资的时候,镜头“无意”中给了手机短信一个特写,上面显示余额1500万+。



而面对“搬砖一天累不累”的问题时,这位大小姐的回答则是,“没什么感觉,多年马术训练下柔韧度很好。”这凡尔赛的架势,连蒙淇淇都要靠边站。


有意思的是,现在因为傲慢翻车的曹译文,当初能够在众多富二代博主中脱颖而出成为网红,正是靠的“名媛”、“公主”标签,她的B站上甚至还有一系列视频就叫“小公主的日常”。粉丝们显然也对她这个人设深信不疑,在弹幕里就常常出现“讲话温柔,有大小姐的感觉”这样的夸奖。



曹译文敢自称“公主”、“名媛”也不是一点道理没有,她曾经的确是在瑞士一所顶尖礼仪学院皮埃尔弗别墅学院(Institut Villa Pierrefeu)学习过。在这所学校提供的学费为2万美元的六周课程里,学生除了要学习餐桌、宴会等基本礼仪常识,还需要了解多达20个国家的风俗。



而就在前不久,曹译文还曾经和华为总裁任正非的小女儿姚安娜、三和老爷车集团小女儿黄孙初夏等人一同登上《尚流》杂志的封面。在杂志的采访中,曹译文还提到从小父亲就教育自己要“克己复礼、诚实守信、乐善好施”,而她也一直觉得帮助他人比拥有高定更有意义。




皮埃尔弗别墅学院教会了曹译文什么我们不清楚,但却并不妨碍她在自己开办礼仪课程时,将这所学校当成自己的招生“金字招牌”。



皮埃尔弗别墅学院虽然被称为瑞士最后一所淑女礼仪精修学校(finishing school),但这却并不是什么赞美,反而恰恰体现出了礼仪精修课程在欧洲的没落。而曹译文在简介里提到的该校曾经“培养过已故英国王妃戴安娜”,其实也是错误的信息。戴安娜王妃的确曾经上过一所瑞士的精修学校,但并非皮埃尔弗别墅学院,而是已经于1995年关闭的Institut Alpin Videmanette。


和大家想象中每天教女孩如何头顶一本书练习优美站姿不同,现在的欧洲礼仪精修学校早已经与时俱进,将教学重点放在了培养女性的餐桌礼仪、服装搭配、制作甜点、插花上,并新增了语言、各国社交礼仪、旅行常识、风土人情等适应全球化发展的项目。



然而,就算是不断根据时代发展调整自己的课程安排,礼仪精修学校在欧洲都已经是一个日落西山的行业。皮埃尔弗别墅学院创建于1911年,那时也正是欧洲礼仪精修学院的鼎盛发展时期,仅仅是日内瓦湖畔就有60多家。到今天,因为生意不佳,大部分的学校不是倒闭,就是主人直接转卖了地产。


有意思的是,让皮埃尔弗别墅学院能够抵御时代浪潮,继续开办下去的并不是欧洲人重燃了对礼仪教育的热情,而是大量来自中国、印度、阿拉伯地区等发展中国家的学生。据《纽约客》2018年的报道,当时学院的夏季短期项目里有29名学生,其中就有6名中国学生、1名迪拜学生和几位来自印度的律师,而真正来自欧洲的学生仅有一人。


为了方便这些来自新兴国家的学生学习,皮埃尔弗将授课语言从传统的法语变成了更通用的英语,提供的课程也从以一年制课程为主变为了以六周短期课程为主。但就算是这样,远在瑞士的学校、六周的课程时间和两万美金的高昂学费,欧洲礼仪精修学校对于大多数中国女性来说,仍然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为了满足更多女性的需求,一门礼仪教育的生意在中国也悄悄兴起。


2012年底,在结束了皮埃尔弗别墅学院的短期课程后,何佩嵘(Sara Ho)决定要在中国开办一所类似的精修学校,教授女性一些实用而符合现代需求的礼仪技能:如何安排孩子的生日派对、如何准备一次家宴,邀请丈夫的生意伙伴用餐时有哪些注意事项。



针对不同女性的需求,Sara在自己的瑞雅礼仪学校提供了两种课程:一种是针对16岁以上未婚女性的淑媛课程—女孩需要在这里学习服装搭配、插花、餐桌礼仪等传统内容,以及公关关系、肢体语言、自我展示等现代内容;另一种则是针对已婚女性的女主人课程—在淑媛课程之外还增加了外事商务礼节、政府及外交礼仪、欧洲宴会款待艺术等实用技能。


Sara在培训学生时极其重视细节,比如在课程设置中特别有一项内容为“国外奢侈品正确发音”,就是为了避免学生以后在社交场合闹出笑话。而由于在正式西方晚宴上基本不能用手触碰食物,所以Sara还会训练优雅的女性用刀叉剥橘子,并且保证在过程中刀子不能碰撞盘子发出噪音,因为优雅的女士在用餐时会非常安静。


如此细致入微的礼仪课程在价格上当然也不会逊色于欧洲的精修学校,据《新民周刊》在2013年的报道,这两种课程为期三个月,每个周末全天上课,一共12天。女主人课程价格为10万元,淑媛课程为8万元。此外也有短期礼仪咨询课程,周末两天的课程价格2万元,一个月四天课程为3.8万元。如果客户需要定制一对一教学,在某个方面深度咨询,费用则更高。


尽管免去了远赴瑞士的旅途劳苦,在国内上这样的礼仪精修课程,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仍然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但对于真正有需求的女性来说,这大概也就只是一个奢侈品包的价钱。


在社交媒体上,欧洲礼仪精修学校一向被看作是欧洲封建的糟粕,更有人戏称它们为“欧洲女德班”。的确,绝大多数欧洲礼仪精修学校在成立之初(19世纪末),都是为了培养“合格”的家庭主妇,而来到学校学习的大部分女性,也都是抱着如何吸引高端男性的目的。而精修学校之所以得名finishing school,也正是因为在当时的欧洲人认为,女性只有在结束高等教育之后再进入精修学校学习完整的礼仪,才算是真正完成了教育,成为了一个合格的淑女。


而这样的刻板观念也直接导致了精修学校在欧洲的没落,上世纪60年代女权主义兴起后,越来越多的女性不再将嫁一个好丈夫当作自己的人生目标。同时,在女性主义思潮的影响之下,大量女性有了更多、更丰富的受教育途径,传统的礼仪精修学校不再成为她们的首选。



但衰落却并不意味着固步自封,以皮埃尔弗别墅学院为例,越来越多的女性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得到更好的婚姻,而是为了自己的事业发展。而她们的职业背景大多是律师、商人、咨询顾问等,很多还拥有MBA学位。


“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让我学会如何顺从丈夫,而是为了让我成为一名现代女性。礼仪对于我的生意非常重要,如果没有礼貌,我的客户会质疑我的能力。”一位来自香港的投资银行家Polly在接受《时代周刊》的采访时说。


在中国的礼仪精修学校里,尽管增加魅力、取悦异性仍然是其中的重要部分,但越来越多的职业女性也开始出现在礼仪课程之中。瑞雅礼仪的学生里就有一位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毕业并打算在清华大学修读法学博士的女性,她修读礼仪课程的原因则是为了能够优雅出入于国际社会上的晚宴,从而增加进入政府能源政策智库工作的可能性。


在现代社会,礼仪精修学校其实也不再是女性的专属。从2013年开始,皮埃尔弗别墅学院就开始开设培养绅士的男性礼仪课程。“越来越多的女性成为具有权力的决策者,男性也应该学会如何优雅地和她们相处。”学院的院长内里这样对媒体解释。


实际上,学习礼仪并非坏事,礼仪学校的存在也早已不是所谓的封建文化糟粕。只希望所有去精修学校学习礼仪的人,无论男女,都能够真的受到熏陶,打开国际礼仪之门,而不要成为加工厂里的流水线名媛吧。

参考来源:
纽约客:Lessons from the last Swiss finishing school
时代周刊:Mind your manners: the secrets of Switzerland's last traditional finishing school
The global and mail:How saving the Swiss finishing school from extinction may be men's work
新民周刊:淑女流水线

腾讯新闻:海归女的西洋礼仪革命


编辑:Echo

图片来自网络

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aaava.com/view-7978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