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学生宿华,坏学生张一鸣

来源:字母榜

作者:蒋晓婷 编辑:王靖


接受腾讯3.5亿美元融资的4天后,2017年3月27日上午9点,35岁的宿华出现在湖畔大学开学典礼上,成了马云的学生。


学校由马云的私人会所“江南会”改建,外观古色古香,颇具传统江南园林特色,掩映在西湖三台山路,低调又不失奢华。一大早,44个中青年三三两两围在一起聊天,大家平均年龄39岁,年龄最大的学生已经53岁——和校长马云一般大,大家统一穿着校服——灰色羊绒西装搭配白色衬衫,女学员则穿小短裙。


整场开学典礼充满仪式感。学长学姐带队,太极表演开场,首期学员代表周航(易到创始人)做开学致辞,他特地提到,首期学员中,超过三分之一的同学在事业上有了重大变化。“湖畔起了非常重要的影响和作用。”


马云的出场则是众星捧月。上午10点半,44名学员依次上台,接受湖畔大学3年来固定不变的传统——校长马云给每个人戴校徽,依次和学员握手。下午2点10分,马云一身红衣,走上T台做演讲,学员们列坐两边,排排坐听课,右手持笔,膝盖上摆放着记事题板,开讲前,学员们起立致敬,齐声喊:“上课,起立,校长好!”待马云讲到精彩处,大家会不约而同腾出双手来用力鼓掌。


必不可少的合影环节,马云站在C位摆出标志性的笑脸。最后一排的罗振宇在夹缝中露出浅笑,歌手转型投资人的“羽泉”胡海泉坐在前排地面上左拥右抱,宿华也坐在地上,被春日阳光晒得睁不开眼。



这是湖畔大学建学的第3年,一以贯之保持大学录取率吉尼斯最低记录——录取率4.07%,低于斯坦福大学的4.4%录取率——基本算是万里挑一,一万多份入学申请,只录取44人——学员来自各个行业领域,有生菜大王、有养猪大王,互联网公司创始人,以及富二代,湖畔也因此被戏称为CEO俱乐部。


根据湖畔的招生标准,入学申请人除了有钱有公司,,还得有3名推荐人,其中至少一位是湖畔大学的指定推荐人,包括校董、知名企业家及校友——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以此形成的湖畔派系,成为阿里影响中国互联网江湖举足轻重的力量。


宿华之外,还可以拎出来一串名字:姚劲波、柳青、吴国平、贾国龙、陈伟星、李想、沈鹏……都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


按照马云的愿景,湖畔大学将是未来世界五百强的“黄埔军校”,希望有30%—40%来自湖畔大学。


在阿里掌握互联网江湖半壁江山的同时,另外一半则聚拢在腾讯周围。


湖畔之外,腾讯领衔的青腾大学不遑多让。


在湖畔大学创立的2015年,腾讯推出“青腾创业营”,后升级为青腾大学,马化腾担任校长。



和湖畔大学一样的规格,青腾大学录取率低于4%,学员非富即贵,都属行业佼佼者。入学成员包括拼多多创始人黄峥,自媒体人咪蒙,米未传媒创始人马东,永辉超市创始人张轩宁、知乎创始人周源以及演员陈坤等人。


大学里特别设置“青腾会”,以此连接学员之间的感情。显而易见的是,比起感情的虚无缥缈,由人脉、资源、资金联系的关系更加亲密。截至去年4月,青腾大学288名学员中,超过五分之一的68家企业获得腾讯投资,企业总估值超过6500亿元。


青腾、湖畔就像是AT时代的标志。


卡位在PC转型移动互联网的历史阶段,从2013年BAT大笔投资并购,围绕出行、浏览器再到地图等流量入口,抢夺开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船票。到2016年互联网进入下半场,AT市值双双突破2500亿美元,比百度多出4倍有余,相继成为中国互联网领域市值最高的企业。


此前创业圈人群中流传的一句话——创业离不开三种结局,生,死和BAT。短短3年时间,伴随李彦宏的一声慨叹: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结束。整个互联网格局悄然分成AT两派。


在双方不断扩展业务边界,同时运用投资等方式构建庞大生态下,AT影响力笼罩了整个中国互联网,他们制定规则,扶持创业者或者相反。


目之所及,一个普通人的生活,离不开AT。上班打车用滴滴,中午吃饭用美团,购物上淘宝、京东、拼多多,工作要用微信、QQ和邮箱,付钱必然扫码一下,在支付宝、微信支付之间二选一。根据《新财富》的报道,全球586家独角兽公司中,腾讯系有52家,阿里系有44家。中国前30大APP,70%属于AT旗下,即使能独立于AT之外,也很难摆脱AT生态的影响。


伴随AT笼罩苍穹,企业生存成了巨头的博弈游戏。创业者必须直面的现实是:如果不受 AT青眼,接受投资或者收购,就得和AT直接竞争,而AT的实力远非创业企业可比。


大家可选范围内的生存法则便是站队。e家洁创始人云涛就曾旗帜鲜明表态,站队腾讯:“一定得站队,你不站队意味着你被抛弃了。”


这种生存规则下,如何在AT笼罩下,见缝插针求活,成了每个创业者必须解决的挑战。


回过头去看2017年,宿华是当仁不让的平衡大师——9个月后的12月3日,宿华和校长马云同时亮相乌镇互联网大会,这是宿华第一次来乌镇,当晚,他出现在马化腾稳坐C位的 “东兴会”晚宴,而这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集齐中国互联网半壁江山的饭局,在座的投资人、企业创始人无一例外和腾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光是点菜就煞费苦心,腾讯一道“四海蒸龙虾”,彰显C位男主的豪迈气场,宿华和谐搭配一道素菜,献上“快手称心煨冬瓜”,所有人点完后,又补充两道菜,寓意满分——江湖携手,合作共赢。


有意思的是,张一鸣也出现在东兴盛宴上,他和宿华隔席相望。在流传出的合影中,张一鸣的笑容比宿华更灿烂。


他走的是和宿华截然相反的路径。不接受BAT投资,不站队AT,发公开信拒绝腾讯收购,如今字节估值1800亿美元,远超昔日霸主,市值不足500亿美元的百度,将“B”字头收入囊中,甚至往前一步走,搅乱当下格局,发起猛烈攻击。


同样在AT夹缝中求平衡的B站董事长陈睿对张一鸣就颇为欣赏。去年接受晚点采访时,坦言TMD里,张一鸣的野心最大。“张一鸣真正的梦想是做一个SuperCompany,一个突破人类过去商业史所有边界和格局的SuperCompany。”


陈睿特意强调,张一鸣的张扬不是装出来的,是发自内心的觉得自己牛。



用张一鸣的话解释创业,就是变身“超级赛亚人”,然后保持适应,再变身更高级的超级赛亚人的过程。


“超级赛亚人”的出处《七龙珠》,变身本体是孙悟空,天生是个叛逆的角色,变身后则代表全宇宙最强的战士。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aaava.com/view-7968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