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崩!漫咖啡关了2/3北京门店 83.3%的咖啡店倒了:咖啡故事的未来结局



记者|韩希言

编辑|吴晋娜



线下咖啡店难做,几乎是公开的秘密。在疫情的冲击下,更是如此。2020年,咖啡服务行业的闭店率达到83.3%。无论是资深玩家,还是老品牌,一个都没能幸免。
漫咖啡的表现早有下探的迹象:在北京已有大概2/3的门店关闭。
COSTA目前在中国地区已有10%的门店关闭。
连咖啡宣布关闭所有线下门店。
……
但与此同时,疫情之下,用户购买咖啡的便利性需求突显,部分想喝现磨咖啡而又喝不到的消费者,不得不采取其他方式来满足需求。数据显示,在疫情期间,分别有45.3%和17.9%的消费者增加了速溶咖啡和罐装咖啡的饮用量。
更重要的是,疫情倒逼咖啡行业线上化发展,零售形态的产品和外卖咖啡成为过渡性选择。这样的改变,加速了零售咖啡产品的推出,也加速了以电商为主要销售渠道的咖啡品牌的发展。
2020年,以线上为主的便捷咖啡品牌屡获融资,三顿半、时萃SECRE、永璞,还有关掉所有门店转型线上的连咖啡。
在行业人士看来,从线下连锁、咖啡机到线上的外卖、速溶与预包装,咖啡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和需求并没有发生本质变化,只是在经历一段过渡后,消费者有了更多的选择。
不过可以确认的是,在未来几年,咖啡的胜利故事还是属于那些专注做好咖啡,真正拥有渠道和产品能力的品牌。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咖啡店闭店率83.3%

曾经成为很多年轻人和上班族打卡地的漫咖啡,如今似乎已经不再浪漫。

据《咖门》报道,现在有的漫咖啡门店沙发脱皮、桌椅老化、地面斑驳。更关键的是,漫咖啡市场表现早有下探的迹象:在北京已有大概2/3的门店关闭,北京的首家门店也在闭店之列,但南京、重庆、长沙也还有一些店生意还不错。

有北京的消费者在朋友圈中吐槽道:连着去两家漫咖啡店都关门了。

漫咖啡是一代连锁咖啡的缩影,如今又不可阻挡地走向没落。

2011年,韩国商人辛子相看到中国咖啡的蓝海市场,在北京创办一家名为“漫咖啡”的咖啡店。

在辛子相看来,漫咖啡并非是一个简单喝咖啡的地方,更是一个聚会、活动、休闲、谈话的地方,他想要把漫咖啡打造成除了家、单位、餐厅之外的“第四空间”。

所以漫咖啡追求氛围:种在屋子内的柿子树、充满古典意味的土耳其吊灯、未经过分雕琢的原木家具……有老顾客说,漫咖啡不像一个咖啡厅,而像一个哈利·波特故事中霍格沃兹魔法学校里的存在。消费者与浪漫,似乎只隔着一杯咖啡的距离。

“这种自然感,会让漫咖啡的顾客感觉放松,放松是漫咖啡的最根本的追求,也是漫咖啡成功的根本原因。”辛子相曾经说过,这种放松、自然的风格是漫咖啡在创立之初就已经设定好的。

在此理念下,早期的漫咖啡扩张发展速度很快。据公开数据显示,在2年时间里,漫咖啡在中国大陆地区已拥有超过110家门店,年均门店增速55家。

那个时候全国各地的漫咖啡,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尤其是在一线城市。但之后,漫咖啡的扩张速度趋于放缓。据漫咖啡官方微信显示,到2019年,漫咖啡门店数量150家,5年只增加了40家。

曾经,对漫咖啡生意充满信心的辛子相表示,未来10年内他将在中国开超过3000家漫咖啡门店。他还称,漫咖啡门店目前的回本周期仅为一年,最慢的也能在两年内收回成本。但是现在,漫咖啡与辛子相当初立下的目标渐行渐远。

不过,式微的咖啡店品牌不仅它一家。除了漫咖啡,其他的线下咖啡店在2020年也不好过。

此前,一度疯狂开店的瑞幸咖啡,早就开始进行门店收缩。此前有媒体消息显示,瑞幸在北京将关80家店。

COSTA咖啡也于9月4日表示,将调整英国门店,并裁员少于1650人。目前,中国地区已有10%的门店关闭。北京地区已经关闭了近20家门店,青岛门店已全部关闭。

9月8日,沉寂了3个月的连咖啡在微信公众号上宣布关闭全部的门店,并且“暂时也没有再开的打算”。


……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aaava.com/view-7893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