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疼吗,叫出来 啊用力再深点我还要 和岳好多水

56. 「张尚军来上课了!我刚经过他们班时看到他。」
「是喔!
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也听到了同学间的谈话。
张尚军来上课了……那他身上的伤想必好一些了吧,思及此我的心也鬆了一口气。
「简羽宁!」三、四位同学忽然跑到我的座位前,一脸兴奋,「妳不去找他吗?」
「咦?」找张尚军吗?
「张尚军啊!妳不去找他说说话吗?」
「我……」
「我们几个都支持你们耶!所以妳也要主动点呀!」
「就是呀!」
听到他们的话,让我感到不好意思,「可是我……」
「妳要有自信点啦!畏畏缩缩的话,小心张尚军被那个外校女生抢走。」
他说的是芝蔓。
「乾脆我们陪妳去找他好了!」
「不如就现在吧?」
「我赞成!」
说完,他们还真的把我拉起身,打算把我拉去找张尚军,我惊慌的赶紧拒绝,「不、不了,我还是……」
「妳可别说妳是什么劣女喔!我们几个一点也不这么认为,看了妳的照片我们都超感动的,能有那样表情的人一定不会是坏人,不管是那张『温暖的心』还是那张『烈女』,都让我们认定妳最适合张尚军了!」
最适合张尚军……我几乎不敢相信同学们会这么想。
「但是……」
「别再但是了啦!现在就……」
「她哪里适合啊?」突然另一位同学打断原本说话的同学,一脸不屑的看着我,「像这种劣女怎么可能适合张尚军,你们几个支持的是不是脑袋有问题?」
「说什么啊你!做人有点肚量好不好?看了那两张照片就该对简羽宁改观啦!」
「那两张矫作的照片?哼,只让我觉得这个女人更噁心而已!」
「你!」
「算了啦……」见他们都快吵起来了,我出声说话,「我还是别去找张尚军比较好……」
「算妳还有自知之明。」讨厌我的那位同学说完后便离开了,只剩下这几位不讨厌我的人。
「简羽宁……」
「简羽宁!」其中一位同学很生气的看着我,「如果妳喜欢张尚军的话,就应该努力一点呀,幸福是要自己把握的!不是别人帮妳决定的,我们这么帮妳,如果妳还是这样胆怯不前的话,那真的很让人失望。」
其他同学点点头,表情有着失望与难过。
他们是真的支持我和张尚军……
「抱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只好先道歉。
「真是的……算了,要打钟了,我们先回座位吧。」语毕,大家纷纷回到自己的座位。
上课钟声响了,我的心思却无法专注在课堂上。
看着窗外,我思绪混乱。
放学钟声一如往常的在固定的时间响起。
还没收拾好準备带回家的东西,便听到张尚军在教室外叫我的声音,「简羽宁,我找妳。」
听到他的声音,让我吃惊不已,倒不是因为他突然的出现,而是我始终纳闷他怎么老是有办法放学钟声一响就出现在我的教室门口……
我随便收一收书包,心里犹豫着是不是该躲避他。
用余光看向他,他的伤口确实好一些了,没有我上次看到时那么严重,可是很糟糕的是才看他一下,我就移不开视线了,甚至想和他说说话,想碰碰他,想……
拳头紧握,我想压抑自己想念他的心情,可是……
一下下就好。
一下下就好了。
跟他见一下下面就好了……
拿起书包,我走到他面前,「找我什么事吗?」
他没有说话,却突然抱住我,他的动作引来同学们的惊呼声,有些人开心的鼓起掌,有些人则开始大声批评,反应不一。
我则是傻住了。
对于他突然而来的动作一时之间完全无法反应。
要推开他。
当我回过神时我第一个念头是这样想,可是身体却无法反应,像是贪婪着他的体温,,我的身体无法动弹。
鼻间闻得到属于他的气味,身体也感受到他的温度,好喜欢这样的感受,可是众目睽睽之下我们不该相拥,但身体比理智诚实,我无法推开他。
为什么会这样?以前我总是可以轻易推开他的,可是这回却无法,我已经喜欢他到无法想像的地步了……
喜欢他的强烈心情让我无法再拒绝他……
我知道芝蔓很喜欢张尚军,也知道她为他做了很多,而她也比我更适合他。
可是……能不能让我自私一点?
想要他。
不想把他让给任何人。
想自己独占张尚军……
还没见到张尚军之前我可以很理性的告诉自己要压抑自己的感情,可是真的见到了,却丝毫无法割捨这份爱意……
张尚军牵起我的手,带着我离开教室,看着自己被他牵着的手,我发现自己不仅无法推开他的拥抱,甚至连甩开他的手都无法。
因为我是如此的喜欢他……

宝贝,疼吗,叫出来 啊用力再深点我还要 和岳好多水57. 张尚军带我离开学校,我不晓得他要带我去哪,只是让他牵着我走。
「我送妳回家吧。」走到一半时他突然说。
「咦?」他特地来我班上找我,只是为了送我回家?
后来张尚军也没再说话,只是静静的走向我家的方向。
到了我家门口,我还是没想通他是怎么了,想问却也不知道从何问起,最后只好问问他的伤口,「你的伤,好点了吗?」
「嗯。」
「那就好。」
我和他呆站在家门口,却谁也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
倏地,张尚军打开自己的书包,拿出他平常惯用的相机,看着他还带着相机我很开心,那表示他还有在拍照,「太好……」
「给妳。」他将相机递到我手上,我不懂他为什么突然这样说。
「给我?」我瞠大眼不敢相信,「你在说什么啊?这是你最宝贝的相机不是吗?」
「我不要了。」
「什么?」
张尚军的眼角含着泪,却强忍着没有掉下来,反而对我露出一抹难看的笑,「我要放弃摄影。」
这句话像是晴天霹雳,重重冲击着我的脑袋,让我说的一言一句都突然变得结巴,「你、你在开、开玩笑吧?」
他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
放弃摄影?张尚军要放弃摄影?
这怎么可能呢!
『摄影才是我最想做的,所以我会以摄影为主。』
『你真的很爱摄影,以后是想当摄影师吗?』
『嗯,那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这么喜欢摄影的张尚军,竟然说想要放弃摄影,这是不可能的!
「张、张尚军!你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吗?你竟然……」
「我要放弃摄影。」他又重複了一次,「我已经决定了。」
「为什么?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张尚军紧缩在眼角的泪掉了下来,他快速擦去自己的泪,一脸逞强,「我爸的暴力倾向最近越来越严重了,前两天我妈又被打到住院,我受不了他一再的暴力了……」
他抱着我,我感觉到他的身体在发颤,「我知道是因为我拍照的事让他的性情变得更糟,我妈会被打成那样都是我的错,一想到这我就无法再按下快门,所以……所以……我要放弃……」
我听着张尚军的话,脑海里想起他拍的照片。
那一张张、精彩、美丽又感动人心的照片。
我以后再也看不到那么优秀的照片了吗?
失去了摄影,张尚军还能过的快乐吗?
我回拥张尚军,「不可以……你不能这么做。」
我比谁都清楚他有多喜欢摄影,摄影带给他的快乐是无与伦比的,不能再拿相机的张尚军,就等于是不再拥有快乐的张尚军。
不能再拍照的话,张尚军是不会幸福的。
「你爸爸的暴力跟你的摄影无关,你不应该因为这样就放弃,施暴的问题一定还有其他方法可以解决的,所以……」
所以请你不要放弃自己最大的快乐……
「已经无法了……我没有勇气再拿起相机,每当我拿起相机,就会想起我爸打人的样子,我已经无法再拍照了。」
听着他最痛苦的心声,我的眼泪也掉了下来。
要怎么做才能帮他?
「呜……」要怎么做?「呜呜……」我抱紧张尚军,心疼得放不开手。
谁来告诉我要怎么做才好……

「喀擦!」
我按下快门,拍下我家巷子的景色。
看着相机上的照片,我叹了一口气,「我拍的照片果然不如张尚军,只有他才能拍出那么漂亮的相片。」
那天张尚军把相机给了我,坚持不拿走,于是我只好先收下来。
相机里还存有一些他拍的照片,每一张都好漂亮,我好希望这些动人的照片能不停增加,希望他可以继续摄影。
他是个摄影人才,我知道的,我真的知道。
无论如何,只要张尚军还喜欢摄影,就不该放弃,或许真的是因为他摄影才让他爸爸的施暴倾向更严重,但放弃摄影不是解决之道。
看着房间的天花板,我在心里悄悄做了决定。
我到了相片展览的地方,这个展览也快结束了,于是我决定在结束前再来看一次。
我进到得奖作品的小房间,看着那两张得奖作品──「温暖的心」和「烈女」。
第一次看到这两张照片时,我真的燃起了很多自信心,加上有些同学对我改观,让我开始用好的眼光看自己。
可是后来知道了张尚军的家里问题后,那曾经有过的自信心又再度消失殆尽,我又像以前一样的钻牛角尖,认为自己一无是处,觉得自己是个差劲的人。
直到张尚军跟我说他要放弃摄影。
他的那番话确实吓着我了,那天之后我想了很一次比一次深入 啊好大好深好烫撑满了多,不论是他的或是我自己的,我都想了很多,我知道自己不能再躲起来了,就算我再怎么怪罪自已,事情也不会有所好转。
对于一个那么热爱摄影的人,要放弃摄影是多么痛苦的事,张尚军是承受着多大的痛楚将相机交给我,相较于我只会躲起来哭、骂自己糟糕,他比我更痛苦。
我的自责帮不了他,我的懦弱更帮不了他。
我必须有所行动,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做会是最正确的,但我知道如果我要帮他的话,光是有一颗想帮的心是不够的,我必须做些什么。
孟玄曾经跟我说过「想通」这件事,或许我到今天才真的想通。
捧着张尚军给我的相机,我知道这东西不能放在我这,这台相机不属于我,永远也不属于。
这台相机永远都是张尚军的。
所以,我必须还给他。
是的,我必须把相机还他。
这样的想法像是一颗强心剂,让我尽量不要去想一些责怪自己的无用话,提醒自己光是骂自己是没有用的。
我必须要坚强。
如果我连自己都帮不了的话,就遑论去帮谁了。
我必须先认为自己是有用的,否则我就没有力量去帮张尚军。
这也是我今天来看相片展的原因,这两张照片曾给了我莫大的自信,我想再次获得能量,想让自己相信自己是有能力的。
每次我总是好不容易恢复了点自信后,却又因为一些事情丧失自信,然后又开始自怨自艾,这样反反覆覆了好几次,但这次我不会再这样了。
这次振作起来后,我要让自己越来越坚强。
不要再当那个只会责备自己的简羽宁了。
「简羽宁。」我对自己说,「妳没有那么糟。」
深吸一口气,我继续说着,「就算妳还有很多地方不够好,但还是有妳能做的事,所以妳要加油。」
「这一次,妳不能再退缩了。」
语毕,我离开了展览馆。
一个人的价值究竟为何?
至今,我还没找到属于自己的价值。
即使下定了决心,有时还是会感到徬徨,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存在价值。
卑微的自己究竟能做些什么?
被大家视为无用的自己真的能帮上什么吗?
这些想法经常还是会在我的脑海里浮现。
可是,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虽然对于自己的价值还是很迷网。
但是我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这次,「烈女」简羽宁会勇敢面对一切。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aaava.com/view-7826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