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在印度犯事,你找的律师一半都是假的

前德里法律部长吉滕德拉·辛格·托马尔被捕了,罪名是他的伪造了自己的法律学位。

他根本就一天法律也没学过,但却成为了这一令人尊敬职业中的头目。

法律部长是假的,这在印度并不能说有多奇怪。

印度的200万注册律师中,有将近一半都是假的。
印度近一半的执业律师是假的:律师协会主席告诉首席大法官
该组织进行了为期两年的验证活动,发现其中只有55%至60%是真实的。

根据《印度时报》的报道,印度律师协会进行了为期两年的核查工作,发现印度只有55%至60%的执业律师是真律师。

律师协会主席马南·库马尔·米什拉称,在核查活动期间仅收到65万份验证申请。

更多所谓的律师对验明正身的要求置之不理。

对前德里法律部长持有假法律学位的调查显然只是冰山一角。

如果说在每个群体中免不了混进个把滥竽充数的,那么有近一半的人都是南郭先生的话,事情大条的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这些人不但使用假学历,甚至很多人根本就没有学历。”

“他们没有任何授权,也没在法庭上练习过,很多人连工作证都没有。”

首席大法官克哈尔说。

在印度请律师之前请三思而行,有关假律师的投诉不断增加。

德里是印度在法律上最集中的州,该市每300人里面就有一人是所谓的律师。

根据印度律师协会的数据,目前德里有55,000名注册律师,其中只有20,000多名拥有有效许可证。

律师协会主席米什拉还称,德里的律师为了反对验证程序,甚至不惜举行大规模的游行示威与罢工活动。

因为他们中的许多人证书都是伪造的。

也就是说,他们为了继续从事本不属于自己的工作,而和警察杠上了。

律师赤膊上阵和条子硬扛的街景,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极为少见的现象。

“这种做法必须停止。这些假律师是罢工和抵制活动的根源。他们在各个法庭上连小事和琐事都办不好。”米什拉说。

“每个人都在搭法律制度的便车。根据当前的情况,任何人都可以在低级法院中通过创建伪造的职业资格注册号来执业。”喀拉拉邦律师协会秘书阿贾扬·卡鲁纳卡兰说。

律师协会承认,除非收到投诉,否则没有任何系统可以检查辩护人的真实性。


尽管冒充律师会被捕,但往往好几个月才会抓一两个人。

还得是骗了客户大量金钱的。

最近冒充律师被抓的新闻是在4月份,某个假律师以各种案件为借口,骗取了一名商人390.3万卢比的诉讼费。


绝大多数印度律师依靠听证会来获得收入。

冠状病毒封锁让法律界发现赚钱越来越难。

为了招揽生意,许多假律师游走在街头。

甚至建议随机的路人犯点什么事,,这样他就可以为其辩护。

如果是刑事辩护律师,往往只需要一宗命案。

如果是离婚律师,那你就得做足好多功夫。

如何成功说服路人离婚,并成为你的客户,是一项重要的心理学课题。

因为离还是不离,都完全出自一个人的主观意愿。

虽然穿的都是朴素的白衬衫,外罩黑袍,上面有条白色的领带。

但在整个印度,开奥迪宝马的律师只是少数。

绝大多数律师,特别是下级法院的律师,都是按件计数,没案子就没收入。

买一个本科法律学位的价格最高为21万卢比。

这比印度国家大学法学院一年的学费23万卢比还便宜,还不用去上课,这是性价比最高的法律行业从业捷径。
我们会搞定3年制,但你只有在通过律师协会的考试后才能获得学位

中间商承诺不管是3年制还是5年制的学位,都无需上课。

卧底记者Chaitanya Mangure告诉演播室主持人:“北方邦大学已经向我提供了5年的法学学士学位,包括出勤率低的记录。”

印度显然在全民普法的工作上做得很出色。

调查行动还显示,工程学学位只要75,000卢比。

要知道,有了这个说不定就能进捷豹路虎啊。

但在印度,任何别的学位都比不上法律抢手。

哪怕面临许多打压和危险,仍然不能阻止很多印度人无畏地踏上律师这一充满光明前途的职业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