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你的脖子没恐龙那么长,但颈椎却可能已经足够老

一搜索“天鹅的脖子有多长”,从结果就能看出人类对自己“天鹅颈”的关注度要比真·天鹅颈高不少。的确,优雅修长的脖子看上去就气质非凡,连颜值都能升高几个level。



但每当自己信心满满地走进健身房,大汗淋漓地拉扯着颈椎、斜方肌和菱形肌时,痛苦的酸胀感却接踵而至,惨叫声也在各个角落此起彼伏。


第二天起床揉着酸痛的肩颈,不由得发出灵魂拷问:为什么恐龙、天鹅和长颈鹿天生就能拥有修长灵动的脖子,但人类的脖子不仅短,还总是在和它斗智斗勇呢?


“造物之手”拉长的脖子们


鸭脖爱好者们应该早就对颈部构造烂熟于心了——长长的脖子由一节一节的颈椎组成,外层覆盖着一层颈部肌肉,卤制之后最入味的就是这一层肉(大雾)。脖子的长度,就是由单个颈椎的数量和长度来决定的。


鸭脖的结构 | Wikimedia


就拿大型的蜥脚类恐龙来说,它们的颈椎骨多达19节以上,单个颈椎骨就差不多有1米长。今天常见的天鹅等鸟类的颈椎骨数量更是达到了惊人的25节,让它们可以自由地“曲项向天歌”。长颈鹿的颈椎骨虽然只有7节,但成年长颈鹿的单个颈椎骨长度就可达40厘米。为什么脖子要长这么长?有研究表明,长脖子在觅食、迁徙和求偶等各方面都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1]


而且动物们的长脖子,要么是中空的,要么是加强的连接结构。反观人类的短脖子,在进化过程中却掉队了——不仅没变得修长有力,反而更容易受损。


加速变老的颈椎


人的颈椎在整个脊柱中体积最小,活动范围却比脊柱中段的胸椎和下段的腰椎大得多,而且活动频率高、负重也较大。


图虫创意


你可能会说,脖子上不就是一个脑袋的重量嘛,还能怎么负重?的确,成年人的脑袋大概5公斤左右,直立时颈椎的压力也大约是这么多;但当我们微微低头,角度约为15度,颈椎压力会增加到12公斤;而学生时代,每天都要伏案记笔记、写作业,进入社会后每天动辄就是8小时起跳的画图、做PPT,,这些场景的低头角度可以达到约30度,那么颈椎将承受18公斤压力;如果上下班路上还勾着头玩手机、看电子书,当低头角度达到45度以上,颈椎就要承受22公斤以上的压力,相当于扛着一大桶矿泉水在走。[2]


图片:参考资料[2]


在各种场景的夹击下,颈椎长时间保持僵硬可以说是常规操作。而睡觉本来是放松的好机会,但如果枕头和床软硬不合适,那么某一侧就会遭受着持续压迫,加重白天颈椎和颈部肌肉受到的损伤,颈椎的生理弧度还可能会被破坏,弯的也能被强行被掰直。


颈椎生理曲度变直 | 图虫创意


一天24小时扛下来,很多人的颈椎几乎都保持着不正确的姿势,久而久之,韧带会失去弹性,通过钙化变硬来帮助维持脑袋的稳定,而薄弱的颈部肌肉也因为长时间的工作而产生了紧张和劳损,颈椎病自然就出现了。回想一下自己埋头苦干久了是不是经常感到天旋地转、疼痛麻木?这还只是轻的,重者甚至会出现骨刺、颈椎变形甚至瘫痪。


你在痛,颈椎在“笑” | 颈椎侧视图 Wikimedia Commons


在上个世纪的医学研究中,颈椎病还多发于50岁以上患者,比如50岁以后,人体髓核的含水量会减少,可能产生退行性变[3]。但2016年一项调查显示,最近20年来,中国颈椎病的高发年龄却在下跌,30岁以下患者所占的人数比例比30岁到50岁的患者高出了22%[4]。年纪轻轻的,颈椎就染上了“老年病”,不仅影响仪态,更有害健康。


图片来源:参考资料[4]


那我们拿各种颈椎问题该如何是好呢?运动康复和牵引等是目前较为主流治疗方案,而更重要的,应该是在症状出现之前提前预防,抢占先机。比如可以时刻提醒自己注意正确的坐姿、站姿,但问题是,长期养成的习惯哪有那么容易改变过来,特别有时候工作一忙起来,又是几个小时的持续僵硬。


另外,每天还可以坚持对肩颈部位进行充分的按摩,可以放松过紧的肌肉,帮助颈椎及时回到正常的位置[5]。不过,按摩也是一门“玄学”,非专业人员在进行肩颈按摩时,可能因手法不当或过重而损伤颈部[6]。再说了,经常出去按摩推拿,钱包也吃不消呀~


目前市面上有很多便携式颈椎按摩仪让我们在家就能轻松享受到便携、舒适的按摩服务,但专业程度不一,效果差异大,甚至不专业的颈椎按摩仪反而会对颈椎造成二次伤害,所以学会如何挑选一款专业的颈部按摩仪很有必要。今天果壳实验室在众多颈部按摩仪中挑选了攀高P6进行测评,给大家现身说法。“攀高”作为专业的按摩仪专家,在今年推出了攀高P6颈部按摩仪,拥有多重按摩功能,还通过了美国FCC、欧盟CE等多项安全认证。在它强大的实力面前,我们老去的脖子迎来了曙光。



2020,你的脖子亟需“减龄”大法


加宽设计,包裹感和支撑力加分


刚拿到这款按摩仪时,我们一下就被惊(艳)到了!因为目前市面上的按摩仪似乎一直朝着一个越来越轻巧、纤细的趋势发展,而攀高P6按摩仪却一反常态地使用了加宽设计,就像一个加大版的耳机,感觉背后有点东西。



一款合格按摩仪的基本要素,首先就应该是不留死角地覆盖到自己的“工作区”。相比其他轻薄款式,攀高P6颈部按摩仪的加宽设计可以给颈部带来更好的支撑力与包裹性,确保颈椎处于15~30°的“舒适倾角”。平时工作时可以一直挂在脖子上,让脖子不管是前仰还是后仰都能处在一个健康角度中,持续守护颈椎健康。更重要的是,加宽设计不仅更符合人体工学,而且可以承载更多专业功能。


攀高P6的加宽设计能更好支撑颈部


有点担心按摩仪松松垮垮、无法贴合颈部肌肉,按摩效果大打折扣?不存在的!攀高P6颈部按摩仪还加入了3D智能贴合专利技术+分体设计(实用新型专利,专利号:ZL201420088110.3),这样一来,按摩臂可以尽可能地打开并回弹,不论使用者的脖子粗细,都能恰如其分地无缝贴合在颈部,在跑步机上慢跑也能稳稳当当,时刻准备开工。


哦对,你可能会觉得跑步机挑战有点夸张了。我们其实也心里犯嘀咕……既然如此,为了满足大家的好奇心,更好地证明攀高P6的包裹性,我们还找了颈部粗细不同的两位模特直接上跑步机来测试:



可以看到,时尚款按摩仪对粗颈部的包裹性还算可以,但是在细颈部上可以看到非常明显的滑脱以及与模特身体节奏不一的“逛荡”感。如此不贴合的性能,可见时尚款的按摩仪按摩效果也会大打折扣。而不论对于粗细脖颈,攀高P6都展示出了很好的包裹性和贴合性,坚守工作岗位。


对于这样的活动设计,你可能会害怕时间一长就变形了。别慌!我们已经进行了上百次的开合测试,好几位同事的麒麟臂都练出来了。可以看到一体式的时尚类的按摩仪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回形失败,但攀高P6弹性依旧如初,分体设计加分。



那初步佩戴体验如何呢?270g的重量也就比手机重一点,在肩膀上并不会产生累赘感。戴上之后的第一感觉,就像一位资深按摩师伸出了宽厚的大手,轻轻托住了自己酸痛的肩颈,那感受,老舒服了!


功能全面,按摩之外更有惊喜


除了加宽外形设计这一大功能性的突破,攀高P6在按摩业务上更是拥有强大的实力。


1、VTP双脉冲变频技术V6.0


在翻看攀高P6的说明书时,它搭载的VTP双脉冲变频技术v6.0成功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脉冲是啥?简单来说,脉冲是一种电冲击,而且拥有像脉搏似的短暂起伏。常规的颈椎按摩仪大多只配置了单一的脉冲功能,攀高P6就融合了TENS和EMS两种电脉冲技术。


其中TENS是常规颈部按摩仪上常见的低频单脉冲技术,通过毫针直接作用于感觉神经细胞,舒缓颈部不适[7]。而EMS技术最早是俄罗斯宇航局与NASA共同研发,主要为长期从事宇宙探索的宇航员改善肌肉运动不足等情况,它能通过小电流刺激肌肉产生自发收缩,不仅能锻炼颈部肌肉组织,还可以解除肌肉痉挛(肌肉酸痛的主要原因),重新释放颈部活力[8]。不过好在这种曾经只在专业场景中使用的技术,今天我们也能通过攀高P6拥有的脉冲功能享受到了。


小电流刺激青蛙腿腓肠肌会出现收缩 | 参考资料[9]


为了验证攀高P6的双脉冲到底是不是可以实现“double kill”,我们搬来了一台专业的脉冲信号测试仪。可以看到,和其他单脉冲的波形相比,攀高P6的双脉冲波形丰富,而单脉冲波形比较单一。



在双脉冲模式的使用场景中,攀高P6就像一个经验丰富的按摩大师,可以模拟出比单脉冲更丰富的按摩手法,它能轻松实现4种手法、6种模式和16档强度的自由按摩组合。而TENS+EMS双脉冲组合模拟出的刮擦、按压、滚转、捶打等按摩手法,由你自由把控,不仅疼痛劳损部位大大得到了舒缓,长期使用下来,相信你也能get专业按摩师的手法经验,简直深藏功与名!


4种手法、6种模式和16档强度,切换自如


而且,根据刚才的原理描述可知双脉冲里的EMS能锻炼肌肉,那么相较于普通TENS单脉冲的时尚款按摩仪,在实际应用上攀高P6增加的EMS(肌肉电刺激)脉冲真的能唤起肌肉活力么?我们邀请了一位不知情的同事进入实验室,配合攀高P6的按摩贴进行了一个肌肉反应测试:


EMS肌肉电刺激


从上图可以明显看到,在EMS脉冲作用下,小腿肌肉确实引起了一阵阵的不自主的震颤。我们知道颈部酸痛很多时候是因为长时间保持单一姿势,颈部肌肉得不到锻炼导致的,EMS脉冲可以弥补这方面的不足,让颈部肌肉也能得到深入的放松,并且强度由你掌控。


有一说一,在按摩过程中,这位同事犹如专业师傅上身,果壳办公室出现了一阵一阵(被消音的)“哦~啊~”可太酥服啦!肌肉酸痛和僵硬很快就得到了有效舒缓。据测试者反馈,可以明显感受到不同脉冲波形的差异,舒服感更是可以提升好几个level~


2、630~650nm红光照射,促进代谢


除了脉冲,攀高P6还内置了4颗红光灯,我们对比了下,攀高P6是市面上少有的将红光照射功能加持到颈部按摩仪的产品。为了让你能更直观地看清红光的状态,我们在攀高P6的红光灯前拉起了一个泡沫薄膜,根据薄膜干涉原理,红光会在薄膜上产生动态流动的干涉条纹。而在一些实验中发现,就是这种红光照射运动,可以改善微循环系统、促进人体新陈代谢。[10]



当我们使用攀高P6进行按摩时,红光也会配合其他功能一起工作,这样一来,长期伏案工作等导致的颈部不适就能更快得到舒缓。


3、远红外碳纤维加热,改善局部微循环


对了,按摩怎么能错过热敷?一想到传统按摩店里,老师傅拿一块热毛巾轻轻搭在自己肩膀上,从头到脚顿时就舒服了起来。


而攀高P6的热敷功能,则来自于碳纤维材料的加热。我们用红外光谱仪检测到,当碳纤维加热时产生8-14μm远红外光波(如图,对应横轴的Frequency频率数值为714-1250),再搭配红光照射,双管齐下,可以改善局部微循环,在即将到来的冬日更添一分暖意。


碳纤维加热产生8-14μm远红外光波


4、三档热敷,稳定安全


攀高P6十分细心地加入了38°C-45°C三档热敷功能,全面照顾到了“怕冷/怕热星人们”对温度的偏好。那会不会出现老师傅“一时失手”导致温度太高灼伤皮肤的尴尬局面呢?


为了测试温控的稳定性,以及最高温的安全性,我们将38°C、45°C和50°C感温变色油墨(感温油墨可逆变色反应:在恒定阈值内,升温变色,温度降低则颜色复原)浸泡过的纸片贴在金属片上,当调节遥控器使温度持续上升后,可以看到38°C、45°C 先后感温变色,且变色后持续保持颜色不变,证明攀高P6不会忽冷忽热,实力掌控温度的稳定性。


低温档,38℃红色油墨逐渐变色,其他不变色


高温档,38℃红色油墨保持之前恒定变色状态

45℃黑色油墨逐渐变色,50℃油墨始终不变色


而加热到热敷模式的最高档时,50°C阈值油墨也始终不变色,充分证明了攀高热敷的安全性。因为50°C是大多数人体感舒适的临界温度,在这个温度下,中午吃完饭、晚上睡觉前,正好可以美滋滋地享受按摩,小憩助眠都很拿手嘛~


5、随身按摩贴,全身呵护


让我们没想到的是,攀高P6竟然还附带了随身按摩贴!其实刚才的测试中它已经露脸了。



让传统颈部按摩仪按好脖子已经很难了,想同时按摩手臂或者其他背部肌肉?可能还得花重金购置一套手持按摩仪。攀高P6的随身按摩贴可以专门用在脖子以外的其他部位,而且请放心,主机有的VTP双脉冲功能,按摩贴也同步共享哦~一套解决全身按摩问题!


享受完攀高P6带来的全套按摩服务之后,还记得之前我们提到加宽设计中的惊喜吗?



其实,正是得益于这个加宽设计,攀高P6才能将支撑、包裹、红光、按摩和热敷、双脉冲等功能充分结合为一体,实现了专业、可靠的产品效果,而这些,也是一款用户友好型按摩仪必备的特征。而这种从消费者需求出发的创新精神,是攀高始终位于业内领先地位的持续保障,更是让攀高十几年来勇攀技术高峰。


人类的脖子在自然进化中的确不尽完美,但人的大脑却已经足够聪明。


随着科技的深入和创新设计的不断涌现,我们今天可以放心地把脖子和颈椎交给攀高P6这样专业的颈部按摩仪来悉心照顾。可能当你用上它的第一时间,你就会发现,其实拥有美和健康已经变得轻而易举。


在这个不容易的2020年,快给自己和家人准备一台攀高P6颈部按摩仪,好好放松一下吧~


参考文献

[1]Taylor, M. P., & Wedel, M. J. (2013). Why sauropods had long necks; and why giraffes have short necks.PeerJ,1, e36.

[2]Hansraj, K. K. (2014). Assessment of stresses in the cervical spine caused by posture and position of the head.Surg Technol Int,25(25), 277-9.

[3]PUSCHEL, J. (1930). Der Wassergehalt normaler und degenerativer Zwischenwirbelscheiben.Beitr Pathol Anat,84, 123.

[4]http://news.cjn.cn/sywh/201601/t2768389.htm

[5] Cté, P., Yu, H., Shearer, H. M., Randhawa, K., Wong, J. J., Mior, S., ... & Sutton, D. (2019). Non‐pharmacological management of persistent headaches associated with neck pain: A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 from the Ontario protocol for traffic injury management (OPTIMa) collaboration.European journal of pain,23(6), 1051-1070.

[6]中国康复医学会颈椎病专业委员会. (2010).颈椎病诊治与康复指南(2010版)

[7] Buchmuller, A., Navez, M., Milletre‐Bernardin, M., Pouplin, S., Presles, E., Lantéri‐Minet, M., ... & Lombotens Trial Group. (2012). Value of TENS for relief of chronic low back pain with or without radicular pain.European Journal of Pain,16(5), 656-665.

[8] Karatzanos, E., Gerovasili, V., Zervakis, D., Tripodaki, E. S., Apostolou, K., Vasileiadis, I., ... & Nanas, S. (2012). Electrical muscle stimulation: an effective form of exercise and early mobilization to preserve muscle strength in critically ill patients.Critical care research and practice,2012.

[9]Puanhvuan, D., Chumnanvej, S., & Wongsawat, Y. (2018). Electrical stimulation‐based nerve location prediction for cranial nerve VII localization in acoustic neuroma surgery.Brain and behavior , 8 (6), e00981.

[10]叶和梅, & 黄兴兰. (2014). 红光治疗仪治疗78例膝关节炎患者的效果分析. 激光杂志(7), 119-120.



本文来自果壳,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有需要请联系sns@guokr.com

——果壳商业科技传播出品——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aaava.com/view-7739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