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若只如初见

我常写随笔,不是为了高尚的生活总结与反思,而是要自己知道经历了什么,毕竟遗忘浪费了太多的过往。过去的东西,不管是伤痛和惊喜,我不可能也不应该记住每一个片刻,很高兴人类进化出了健忘的本能,健忘可以抖落生命多余的沉重,那么剩下的就由一篇篇文字来承担吧,每增加一个文字,就代表人生又多了一抹亮色,直到走完一生,相信那一定是一本厚重的书。

走过匆匆的生命,总要留下点什么,即使是某个刻在丑石上的痕迹,也会触发像今天考古一样,发现了多少万年前脚印的惊喜。这就是时间记忆的魅力。人总有那么一点浪漫主义,让我们总渴望缘分是上天冥冥中的注定,跨越多少时空产生了共鸣。我常想究竟我们的记忆是平行的存放,就像一排书架上的书籍,打上标签随时调取;还是直线地储存,就像一杯白开水,只能从上面喝起。

如果是平行,那么总有一些线在前进中失去踪影;如果是直线,那么最初的那一段将离我们越来越遥远,直到消失不见。于是就发现,青春是注定要逝去的,过往也注定要被埋没的,有些人也是注定要错过的,一切都无法回头。命中注定的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遇见的人也都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