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末的阳光

窗外照耀着,很美丽的阳光,稍稍有些刺眼,但是并不强烈。我在屋子里,空调开着,完全体验不到阳光的温柔。 有些淡淡的愁,虽然我并不知道这愁来自哪里,我也对自己说:“看,你又开始无病呻吟了。好吧,我接受这个事实,这个从来不以文艺青年自居的人,其实是个名副其实的伪文艺女青年。” 今天是几号了,不记得,只知道已经到了八月末。八月末是个神奇的时间段,一批刚刚考上学的孩子,正在心急如焚地期待新生活的到来。那些已经考上学一年以上的孩子,或许在咒骂,在惶惑,将要到来的熟悉而又陌生的枯燥生活。对于更多的人,它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顶多预示着,上半年已经过完,我们将要面临越来越冷的空气,还有越来越焦急的心灵。 八月末的阳光,刚刚好,适合人们走在大街上,左右张望,不用遮挡,不用躲藏,就这样把自己暴露在阳光下。终于可以,很自在地在外面行走了。我已经告别这样的日子很久了。 八月末的阳光,很好,我不知道说什么了,对于我这样一个不会说话的人来说,或许只有“很好”这个词,才能表达我对它的喜欢。不管有没有与我一起分享,这八月末的阳光,却给我带来了一丝希望。这个关于悲观和消极的人,有时候也会感到一丝温暖。周围的不同的声音,还有反对的眼神和论调,也许都可以被融化,融化在这一片明亮的阳光里。 人在处于情绪的低潮期时,很容易自轻自贱,很容易自我否定,无论你如何抗争,你会发现,这反抗似乎毫无意义。既然毫无意义,那就停止反抗吧,让思想和心绪都自由地流动,我遵从万物运行的规律。 八月末的阳光,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这样一个暖暖的下午,在这样一个星期五的下午,我分明是有些闲适的。懒懒地伸伸懒腰,结束这一天的愁思吧,外面的阳光这么好,我干嘛要执着于这芝麻绿豆的琐碎小事呢。真是一个可笑的笑话,八月末的阳光,竟引发了我这些无聊的思绪。 标签:八月末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