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蚯蚓的启示

五月末,天气一转以前的阴凉,变得燥热起来。

在镇上上学,一到礼拜就回一次家,每次都要乘上挤满人的公交车,在村子的一站下车。和我随行的是我的表哥,他这个礼拜也刚刚放假回家。

一下车,我就觉得后背一阵的发麻,滚滚热浪扑面而来,这种感觉我非常讨厌,不过,既然下来了,就忍着吧。

乡村的水泥小路,还是很美好的。一股股袭来的热浪让两旁的绿树吸收了不少,顿时少了几分燥热。看看我的故乡,四周绿山怀抱,不远有着些许的房子,红砖青瓦,聚落在一起。小河一如既往地流着,,只是水少了许多,也许是天气的缘故吧。

我和表哥无精打采地走着,用手机放着歌,也听不出什么滋味,只希望快点到家。过了一会儿,我们走到了一家小店铺,买了些水,还有冰激凌,降低点温度。

当我们继续走的时候,有一个小小的东西吸引了我。

在滚烫的马路上,一只蚯蚓正在艰难地曲折前行,它身上的表层皮肤已经沾满了沙尘,而且有些地方已经裂开,露出粉红的肉。要知道,现在的这个天气,光是我们穿鞋踩在马路上,就能够感觉到那份滚烫,更何况是小小的依靠湿润皮肤呼吸的蚯蚓了。那只蚯蚓无目的地蠕动,仿佛在寻找什么,应该是水源,我果断认定。我见到,在蚯蚓不足一米的地方,马路的一侧,一条农民挖的通水的沟渠缓缓流淌。它应该是从那里出来的,不过看样子,想回去也难了。

我不禁为这只蚯蚓的命运感到一丝丝的悲哀。我是个感性的人,虽然不像林黛玉那么花落心伤、草枯落泪,不过我也是有着一点点的怜悯之心,对于这苦苦挣扎的蚯蚓。于是我决定,拿出我背包里的水,给这小小的可怜的蚯蚓一点点帮助。

当我拿出水瓶蹲下的时候,表哥很讶异,问我要做什么。我说,给小小的蚯蚓一点点水,因为它快死了,我不想看到。表哥明白后,阻止了我,我很疑惑,问为什么。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地道了句,自然选择然后慢慢拉起我往前走。

自然选择,这是生物课的内容。表哥缓缓道。噢——我顿时恍然,才发觉我刚刚的行为是多么的愚蠢,这是对生命的的珍视还是蔑视?我不禁收起我可怜的怜悯之心仔细的想了想。结果越想越觉得自己有着一种渺小的卑微感。

就像我依稀记得的小学课本上的一篇课文,名字是不记得的了,是这样说的:一队游客来到海滩边玩耍,一个同学发现一只小海龟慢慢往海边爬,被一只巨大的壮硕的鸥鸟发觉,生命危在旦夕。结果那个同学不忍,帮了那只海龟一把,就在他自以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的时候,更大的悲剧降临。成千上万的海龟倾巢而出,于是引来了更多鸥鸟,更多的海龟被捉走原来,之前的那只小海龟是海龟们的试探员,勘测有没危险,如果有就按地不动;无则倾巢而出,投入大海的怀抱。可是,那位同学的帮助却恰恰给躲在暗处的海龟发出错误的信号,使其遭受灭顶之灾。

就像海龟们一样,这只小蚯蚓,也是在自然的选择下苦苦抗争。我看似好心,实则也是跟上面课文里的同学一样,会使这只蚯蚓不复存在。先不说我冰冰凉的矿泉水与它滚烫的皮肤一接触的伤害,如果我就这样给予了它一些水,想必它一定会放下强烈的生存欲望,在大马路上好好享受这一份‘神来之水’,而不顾马路上不时穿行的摩托轿车,那么它定会变为水洼之中的一卷肉泥,又或是黏在轮胎上渐行渐远了

想到了这点,我不觉自行羞愧起来,不过我庆幸的是我并没有干预,这样,这只蚯蚓的命运就不得而知了:或许是一段艰难地蠕动之后,回到了水源地,延续了生命的时间;也可能是不久后被一辆飞驰而过的摩托碾成肉泥了,结束了短暂的生命;亦或是在烈日骄阳下顽强生存,留下一条长长的泥迹,延续着生命的意义

所以,我觉得,有时候我们不要轻易地对不了解的事情妄加断定。万事万物都有其发展的趋向,不需要人为的干预即便是你的好意的同情。有时候的某些事,不是越促越美,而是与其相反的事与愿违。

所以,我们有时候要做的,就是静静地站在一旁,不用说话,一切就都很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