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古老的大运河向世界亮出金名片(3)

大运河沧州段南北贯穿河北沧州市8个县(市、区),全长253公里,占京杭大运河总长度的近七分之一,是流经城市中里程最长的。目前,沧州正在推进大运河沿线绿化工程,构建“林水相依、绿廊相连、绿块相嵌”的大运河绿色长廊,着力将主城区大运河打造成为“大运河文化重要承载地、城市生态休闲走廊和城市重要标志”。图为大运河流经沧州市区。 沧州日报社供图

推进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在保护各类文化遗产、人文景观风貌真实性、完整性基础上,应着力推进运河河道治理。河道治理应以恢复整体河道的基本属性为主,属于自然河道要注重保持其自然性,是人工河道要保护其科学性、生态性。要把运河治理同周边生态环境保护和全线关联的主要江河湖溪治理统筹起来,尽可能恢复运河水系的自然属性,产生泽润中华半壁河山的生态效果及其他多种效果。

为做好“水”这篇大文章,运河沿线各地多管齐下,都在采取有力措施加以治理。江苏淮安市委市政府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抓紧抓实青山绿水规划治理工作。去年以来,共实施382个大气污染防治项目,同时完成17条黑臭水体治理任务,新建生态样本河道62条,淘汰一批低端低效产能,创建成了国家级水生态文明城市。河北沧州市是京杭大运河流经最长的城市,大运河在这里形成了一处独特的“Ω”形大弯,历史上由于长期缺水少水,河道里杂草丛生,坟冢座座,苗圃、鸡窝等私搭乱建非常扎眼。年近七旬的市民陈立新说:“过去,这里环境脏乱差,到河边遛弯儿,是需要勇气的。”一年前,沧州市在大运河“Ω”形大弯3.61公里河段实施环境卫生清理整治与生态修复工程,通过河道清淤、垃圾清理、拆迁拆违、生态修复,建起了大运河生态修复展示区,现在这里成为群众亲近自然、感受运河的“人气”场所。

——推进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人是中心是根本,古镇活化、旅游开发、产业发展等都应紧扣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东南四十三州地,取尽膏脂是此河。”历史上大运河曾出现“与民争水”的激烈矛盾,为保运河水位、漕运畅通,官府限制水系区域内百姓用水,屡屡激起民愤。今天,推进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在活化利用、旅游开发、发展产业时,不忘把群众利益放在首位,着力改善人民生产生活,把大运河还给人民。

在大运河沿线考察得知,以文旅融合和村镇建设为载体推动区域经济发展,增强沿线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已成为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强大动力。大运河淮扬段加快推进盐业盐商主题展馆群、隋炀帝墓考古遗址公园等项目改造工程,重点打造了邵伯、湾头、瓜洲等运河风情小镇。大运河浙江段沿线集聚了70余个以茶叶、丝绸、湖笔、黄酒、书法、时尚、旅游、金融等产业为主导的特色小镇,赋予了浙江大运河文化新的时代内涵。

小桥流水,古巷通幽,漫步在浙江乌镇的古街深巷,我们感受到了历史积淀和时代气息相互辉映。从1999年进行古镇旅游保护开发到成为享誉世界的“互联网小镇”,乌镇探索出了一条水乡文旅融合新路,让历史的运河焕发出时代的新貌。2018年乌镇所在的桐乡市接待游客2286.57万人次,同比增长12.61%,实现旅游收入281.68亿元,同比增长15.38%。

在乌镇,世代居住的群众没有因为旅游开发而背井离乡,他们仍然是乌镇的主人,是发展的受益者。这种模式,对现在一些古镇的保护修复是有参考借鉴意义的。但也要看到,当前一些地方政府或企业把某些古镇整体买下来,把原来居民全部迁出或安置到镇外,然后引入商户进来经营。这种模式不仅破坏了历史城镇的真实与完整,不利于相关文化遗产和原生态文化的保护传承;也没有坚持以人为本,让人民群众从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中感受到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高质量推进大运河文化带建设

“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大运河文化,是民族的愿景、时代的呼唤和庄严的使命。《纲要》已就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作出全面部署,要抓住关键环节,高起点谋划、高质量推进,使大运河重现昔日的神韵并焕发出新的光彩。

让古老的大运河向世界亮出金名片

杭州市被列入大运河首批申遗的点段共11处,包含6个遗产点、5段河道,河道总长度110公里,申遗点段数量在全国各个城市中位于前列。一直以来,杭州大力实施运河综合保护工程,实现了城市肌理与文脉传承、保护和发展的互促共进,改善和提升了沿岸居民的生活品质,使大运河杭州段成为具有时代特征、杭州特点、运河特色的景观河、生态河、人文河。图为大运河流经杭州市区。 视觉中国供图

提高政治站位,把深入贯彻落实《纲要》作为改革发展重要任务。要把思想认识统一到习近平总书记有关重要批示指示精神上来,统一到《纲要》确定的指导思想、任务目标上来。应有组织地开展《纲要》宣介宣讲工作,帮助大运河沿线各地深入了解《纲要》精神和规划要求,并及时回应地方关切和诉求。

推进法治建设,抓紧完善立法和健全大运河保护法规体系。在已有法规基础上,参照《长城保护条例》方式,研究制定《大运河保护条例》;根据区域差别加快地方立法,沿线各省市出台大运河保护管理办法,制定配套实施细则;广泛开展依法行政、遵纪守法教育,让法治思维法治方式内化为广大干部群众的自觉行动。

加强统筹协调,妥善处理好中央与地方、沿线地方区域之间的关系和《纲要》实施中总体要求与分类指导的关系。建议尽快启动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工作协调机制,加强对省市之间、区域之间协作的指导,依法协调解决省市之间、区域之间的利益纠纷,指导各地从实际出发开展工作,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避免急功近利和盲目乱建;鼓励沿线城市错位发展,因地制宜建设陈展空间,量力而行建设各具特色的博物馆、展览馆;引导地方形成省、市、县、乡、村保护管理体系,创新社会治理模式,由“政府主导”逐步过渡到“政府主导、市场主体”的运行管理模式,发挥好政府主导与社会力量参与的“两个积极性”;发挥中国文物学会和地方学会的作用,吸纳更多的大运河保护志愿者,引导社会资金通过公益性基金会参与大运河保护公益活动;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大运河文化带建设,通过支持兴办实体、资助项目、提供服务等形式,鼓励非公企业、社会基金、民间团体积极参与。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aaava.com/view-5776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