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历史的那点儿事

也就是昨天晚上,因为刚过来十二点,算是为昨天写的吧。 好几天没联系了,真得蛮久,上一次该是平安夜吧。想着该为你送去苹果的,不想 你走的那么快。我想告诉你,,我的祝福,可开不了口。哎 竟又扯得那么远, 没想着以那种 默默结束对话。但一切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了。不过也没什么,总要面对的,只是郁闷了好几天。 昨晚 也许是龙年最后一点力气的驱使,我还是拨通了你的电话,我以为自己可以像本兮在《无语》里一样洒脱,接通了 我才知道自己真的好无力 那句“这是我 最后一次打给你了”怎么也说不出口,是不是我的刑期还没满不能释放 你一如那天的坚决,我是听不懂么?你的关心,是不是很勉强,那是真心的吗?再没有了 留恋 这些可能真的不再重要,一切都该结束了 一切真的该结束了,无论是这种状态 我们都好累,还是我们相互之间的依恋 已不再有,都已表明在继续下去一没有意义。 我不会辜负了题目,既为历史 那不管什么 都会放开。 嗯 那就祝我们蛇年都好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