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阳燕州山城里的“唐太宗往事”

辽阳燕州山城里的“唐太宗往事”

辽阳燕州山城里的“唐太宗往事”

辽阳灯塔市西大窑镇的燕州山城城墙。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主任记者 张松 摄

燕州城山城文保提示碑。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主任记者 张松 摄

燕州山城位于今辽阳灯塔市西大窑镇官屯村东南、太子河北岸,坐落在海拔约196米的石城山上。该城北距灯塔市约20公里,西距辽阳市约30公里,与辽金时期著名的冮官屯窑址隔河相望。

燕州城依山势而建,呈不规则方形,长480米,宽440米,周长1840米。城墙用青色大石条叠砌而成,墙宽2至3米,高5至8米。南面垂直悬崖,崖下是由南折向西流的太子河。西、东、北三面筑高大石墙,墙外有护墙。城内山顶部筑有瞭望台,台高5米。该城唯一的城门开在西南面,通过发掘现场可以看出该城门的外面有瓮城,这里也是城内的泄水口。

辽宁著名考古学家王绵厚表示,燕州山城距今已有一千六百多年的历史了。魏晋时期,这座山城称白岩城;至辽代,改为岩州(民间俗称“燕州”),隶属沈州(即今天的辽宁沈阳);到了金代,将此城降为石城县;明代为防备建州女真,将此城改造成为一个军粮囤聚地;清代时,此城废弃。想当年,唐太宗曾率兵于此跃马扬鞭,为这座雄伟山城留下了难忘的岁月投影。

传说与历史中的 “白岩城之战”

长期以来,西大窑镇一带流传着“唐太宗智取白岩城”的故事。故事的梗概是:唐太宗征东时打到白岩城,敌方以逸待劳固守坚城,而唐军远道而来利在速决,双方陷入胶着状态。令人不解的是,唐太宗不急于进攻,而是鸣金收兵,命唐军将士刀兵入库、马放南山,山城守军发现唐军漫山遍野捕捉野鸽、麻雀,似无心恋战,遂立于城头指点笑骂,讥嘲唐军无能。白岩城不仅山陡城高,且军粮充足,唐军若长期围困,自身的粮草补给不畅,恐后援难继,一旦敌方援兵四面齐至,对孤军深入的唐军包抄夹击,后果将不堪想象。

几天过后,某日入夜,准备停当的唐军趁敌防守松懈之际,将硫磺等引火之物缚在捕捉到的数千只麻雀、野鸽的翅膀上,突然向山城放去,千只麻雀、野鸽如一片乌云空临燕州城,并落在山城内的屋舍、仓库、马槽等处,将硫磺等危险品四下播撒,燕州城转眼成为一座巨大的“火药库”。

此时,山城守军方恍然大悟,却为时已晚,但见城外飞箭如蝗,遮天蔽日的火箭被唐军射进山城,遍布城内的硫磺被瞬间引燃,山城内顿时烈焰冲天!火借风势、风助火威,山城悬崖下的太子河水都被烧成赤红!眼见山城难守,白岩城主孙代音派人请降,唐太宗趁势攻下白岩城,奇计破敌。

传说终归是传说,真实历史中的白岩城之战是如何进行的?史载,唐贞观十九年(645年),唐太宗李世民攻破辽东城,杀敌兵万余人,获城民四万口,随后向白岩城进军。乌骨城(今凤城东南)敌将遣兵万余援白岩城,唐将契苾(bì)何力率劲骑八百击之,带伤追击数十里,斩千余人。

打退援军后,唐太宗命辽东道行军大总管李勣(jì)率唐军攻打白岩城。《新唐书。李勣传》描述当时的战况时写到:其城因山临水,四面险绝。李勣以撞车撞之,飞石流矢,雨集城中。帝临其西北,城主孙代音请降曰:“臣已愿降,其中有贰者。诏曰:“必降,建之城上。”孙代音举帜于城上,高丽以为唐兵登也,乃悉降。

唐军退兵后,孙代音反叛,奉唐太宗之命,李勣复攻此城。军士奋勇登城,孙代音见寡不敌众,率2400名兵将、居民万余人,投降唐朝。唐军两次出手、两番周折,才拿下了这座白岩城,这就是正史中记载的“白岩城之战”。

值得一提的是,攻打白岩城的这位唐将李勣,正是《隋唐演义》中大名鼎鼎的徐茂功原型。李勣,原名徐世勣,字懋功,汉族,曹州离狐(今山东菏泽东明县东南)人,唐高祖李渊赐其姓李,后避唐太宗李世民讳改名为李勣,唐初名将,与李靖并称,被封为英国公,为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李勣早年从李世民平定四方,后来成为唐王朝开疆拓土的主要战将之一,功勋卓著。

李勣一生历事唐高祖、唐太宗、唐高宗三朝,出将入相,深得皇帝的信任和重任,被朝廷倚之为国之长城。总章元年(668年),唐高宗任命李勣为辽东道行军总管,率兵攻灭高句丽,隋炀帝、唐太宗数次征东未竟之大业,是在李勣手中最终实现的。

总章二年(669年)十二月初三戊申日,李勣卒,享年七十六岁,唐高宗辍朝七日,赠李勣太尉、扬州大都督,谥号贞武,赐给棺木,陪葬昭陵。李勣下葬那天,唐高宗令百官送李勣到旧城西北,自己亲到未央古城,登楼为李勣送葬,望着远去的灵车失声痛哭,并为其举行盛大祭奠。同时下诏,为李勣所筑坟墓以汉代名将卫青、霍去病的先例为准,仿照阴山、铁山及乌德革建山,以表彰他击败突厥、薛延陀的不世之功。

不崇武功

唐太宗征东仁字为先

唐太宗征东,并不以开疆拓土、破敌斩将为主要目的。在这位大唐圣主看来,能够收取人心,不战而胜,才是万全之策。仁字当头、义字为先的实例,在征东之役中比比皆是。

二度攻打白岩城时,唐太宗怒孙代音降而复叛,出尔反尔,向全军下令:“得城当悉以人、物赏战士。”但当城主孙代音告饶时,唐太宗改弦易辙,允其投降,并严禁麾下将士入城掳掠,务必秋毫无犯。李勣不解,率甲士数十人请曰:“士卒所以争冒矢石、不顾其死者,贪虏获耳;今城垂拔,奈何更受其降,孤战士之心!”唐太宗下马谢曰:“将军言是也。然纵兵杀人而虏其妻孥(nú,儿女),朕所不忍。将军麾下有功者,朕以库物赏之,庶因将军赎此一城。”李勣乃退。

在白岩城一战中,唐太宗不仅不杀降夺财,城破之日,反而于太子河上设幄受降,赐之食,对年过八旬的城中老人,还赠以锦帛。对城中降人,特别是从其他城池赶来救援的敌兵敌将,“悉慰谕,给粮仗,任其所之。”

敌国辽东城长史为人所杀,某部属将长史的妻儿带到白岩城避难。城破后,唐太宗认为这位手下对长官有情有义,便赐帛五匹,同时为那位遇害的长史造好棺木,令其入土为安。

唐太宗的胸怀与雅量令对手深为敬服,主动投诚者络绎不绝。

敌国权臣莫离支(即泉盖苏文)遣加尸城七百兵将戍守盖牟城,李勣尽虏之。这些人为唐太宗的人格魅力所感染,欲投奔明君,为唐军效力,但唐太宗却设身处地为他们着想,予以婉拒:“汝家皆在加尸,汝为我战,莫离支必杀汝妻子。得一人之力而灭一家,吾不忍也。”言罢,拿出军粮作为他们回家的“盘缠”,礼送归乡。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aaava.com/view-4666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