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宗与魏征真如看上去那么和睦吗?

历史迷聚集地,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问答

音频

漫画

视频

辟谣


眼见不一定为实。

我们看到的人和事,

通常只是别人想让我们看到的。

比如你们看到的唐太宗和魏征,

一个犯言直谏,一个虚心纳谏,

还留下“以人为镜”的美谈,

但他们真实的关系是这样吗?

今天,

晶姐就来讲讲这对“镜子君臣”的另一面



玄武门之变后,

弑兄逼宫的秦王成为了皇帝,

和历代政变上位的皇帝一样,

他即位后或者说即位前便在准备,

如何为自己洗白


太宗深知,篡位者天生道德劣势,

一丁点毛病便会被无限放大。


只要被人抓住小辫子,

言官一骂街、史官一提笔,

自己一世骂名就跑不掉了,为此,

他制定了著名的三镜计划:

以铜为镜,以史为镜,以人为镜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

是每天起来第一句,

先给自己打个气的洗脑仪式。

他每天起床都会看着镜子,时刻提醒自己,

一定要勤政爱民,别留辫子给别人。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

更是自己树立良好形象的学习手册。

积极学习前辈经验,

多快好省的为人民谋福祉,

同时从与人民作对的帝王身上

吸取教训,避免踩雷。



其实有这两面镜子,

已经足够成为一位明君了。

但这对太宗还不够,

他还需要一面由人做成的镜子。

这面镜子可以为他的政变遮羞,

让天下知道他哥哥昏庸无道他才取而代之;

这面镜子可以为他搏来名声,

让群臣知道他李世民是位开明大度的君王。

他给自己选的这面“人镜”——便是魏征



魏征是李建成麾下重臣,

曾坚定对抗李世民的人。

原谅并重用魏征,让他好好活下去,

让曾经的仇人,

见证自己为大唐开创万盛基业,

是李世民洗白的最佳手段。




魏征恐怕也是知道太宗想法的,

但他没有选择反抗,

因为他也需要李世民做他的镜子

要知道,归顺李世民之前,

魏征已经5次易主

这在“忠诚”,

几乎是考验贤臣唯一标准的古代,

是难以置信的。

吕布才“三姓家奴”就被喷的体无完肤,

魏征可是“五姓”…

若不想办法扭转自己的名声,

如何面对人民群众?




魏征需要一个平台,

来展现自己的忠贞为国,

太宗则需要对一个降将礼遇有加,

标明自己的仁爱。

两个互相需要的人,

建立了一种互相掣肘的稳定对立。



于是,

我们看到了历史上最和谐的一幕。

心系国民的魏征,

多次触怒天颜,拼死上谏!

开明宽容的太宗,

将此前敌人奉为丞相,,虚心纳谏!


小到皇帝嫁女儿的聘礼,大到两国征战,

哪怕面对无理取闹或明知是错误的建议,

太宗宁肯做出错误的决定也不愿驳斥魏征。

两人就这样默契十足、你来我往,

权利的游戏中翩翩起舞



这支舞蹈,随着魏征的生命走到了尽头。

贞观十七年,魏征病逝,

太宗亲自为其撰写墓志铭

并将其葬于离自己陵寝昭陵最近的地方。




正是这件事为导火索,

怒火中烧的太宗下令:

推倒魏征墓前的神道碑、磨毁碑文!




看起来太宗就是因为怀疑魏征,

参与谋反、举荐奸臣,

所以推碑磨文”以泄愤。

但晶姐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其一,

谋逆在历朝历代都是不可饶恕的大罪

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刨坟掘墓、

挫骨扬灰的先例,

如果太宗真的因为魏征参与谋反而整治他,

不可能仅仅是简单的“推碑磨文”而已。

其二,魏征有没有谋逆暂且不说,

我们来看看,

铁定参与了谋反并且是主谋的侯君集。

根据史料记载,

太宗十分喜爱侯君集,谋反事发后,

为了不让刀笔小吏侮辱侯君集,

太宗亲自审问,

甚至在侯主动招供后,

太宗还为其开脱,想饶恕其罪行

最终迫于百官压力不得已才杀了侯君集。

这说明什么?

太宗并不觉得魏征举荐的是奸臣,

而且谋逆主犯太宗都想赦免,

魏征一个大概率没参与谋反的人,

太宗怎么会怪他?




所以,

让太宗对魏征怒火中烧的并不是谋反问题!

而是他偶然发现的一件“小事”,他发现:

魏征生前,

将自己一生犯言直谏的事迹整理成册,

偷偷的送到了史官手里

恰恰是这件“小事”,

是太宗最不能忍受的

要知道两人原本是互为镜子、

互相掣肘的平衡关系,




太宗通过魏征这面镜子,

要告诉世人自己是个明君,

魏征通过太宗这面镜子,

要告诉世人自己是忠臣。

但现在魏征妄图偷偷打破这种平衡

会是什么后果?




这就好比你本身底子不错,

但你每次发自拍都会用美颜相机修下图,

后来你成了网红,

本想感谢一下美颜相机。

但美颜相机从后台,

把你所有的素颜照都发给了媒体,

告诉大家,你其实贼丑,

成网红全是因为美颜相机。

还记得春秋五霸的齐桓公么?

历史上不都说齐桓公并无本事,

全靠管仲才让齐国成就霸业?

而魏征将自己的谏言辑录成册交给史官,

后世是不是有理由认为:

唐太宗昏庸,

全靠魏征给他好意见才开创了贞观之治


所以,怒火中烧的太宗才下令“推碑磨文”。




但历史就是难以捉摸,

他会不时给我们线索,

让我们腹黑猜忌;

也会在不经意间峰回路转,充满温情

贞观十九年,太宗亲征高句丽,

战斗结果差强人意不说,

百姓叫苦不迭。

太宗在班师回朝的路上痛心疾首,

不禁感慨:




彼时的太宗,垂垂老矣

连年的征战,百姓叫苦不迭

子孙后代忙于争权暗斗,

曾经出生入死的老哥们儿或老或死。

在那个悲痛的时刻,

后悔出兵征讨高句丽的太宗,

再度想起了这个,

和他相爱相杀近一生的“宿敌”




哪怕当初我们只是互相利用,

即使后来他妄图夺走我的名声,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互相为对方“装”了一辈子的明君忠臣,

那我们不就是真的明君忠臣么?

当初我气愤之下推掉你的墓碑,

磨毁我亲手为你写就的碑文。

现在想来有什么意义?

我多想你还在我身边,

在我做处可能错误决定时,

站出来大声说一句“我不同意”

贞观十九年,

唐太宗礼祀魏征,复立碑纪念。


———我是镜子君臣的分割线———


看完晶姐对太宗和魏征情感纠葛的分析,

是不是感觉历史中一个不经意的细节,

往往隐藏着历史的真谛?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aaava.com/view-4487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