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与爬同行】我与「龙儿子」的故事


我很高兴大家看到了上一篇的而有所感动,感谢大家关注这些有缺陷的动物。你们的留言我每一条都会认真看。生而为人,应当感到幸运,更应该对别的动物友善。然而我们出生在这世上的时候,外观上没有缺陷,是一件更幸运的事。感谢大家一直追看我的文章,然而大家也发现几乎每篇文章都有我的宝贝龙儿子豹纹守宫小王子的出现,大家应该都对牠感到好奇吧。虽然每次只是说牠与其他龙朋友在生活上的锁碎事,但是串连起来就变成了一个可爱的龙故事。这次就来说说我与小王子的故事。



▲小王子与非洲芽翅螳螂


我养宠物的故事


在我幼年时,我的家人养过小鸟和热带鱼。待我读本科的时候,我养过巴西龟。然而,当时的我对养的动物认识也不深,也不了解如何养好牠们。最后也因为读书太忙的原故,觉得自己照顾不好而把巴西龟送养了。


后来,我在读完了第二个硕士以后,终于有时间了,就开始养螳螂,然后再养蛙。我养的螳螂大多数都是养至牠们寿终正寝,每只平均寿命是大个月到一年的时间。大多数是由二龄虫或三龄虫开始养。然而螳螂的身体也是很脆弱的,即使牠们在昆虫界之中已经是食物链的顶端。我还记得我养的第一只螳螂,非洲芽翅螳——大宝


我给牠脱皮的盒子长度不够,结果牠脱皮失败了,牠的前肢残缺了。我还是手把手地喂牠吃虫,直至牠自然离逝了。我由四龄虫开始养的大宝,养至成体(九龄)直至牠离开,我是照顾了牠了九个月的时间。在螳螂界来说,这是高寿了。对我来说,这段时间还是太短暂了,而且我觉得把牠们困在一个小箱子内很不好。




▲我养过的螳螂、蛙和小龙

后来开始养蛙类,树栖和地栖的蛙也养过,蛙儿的确很可爱,寿命也比螳螂长,但是蛙儿的肠胃也很脆弱的,要做一个漂亮又舒适的环境给牠们也是不容易的。我最爱的是红眼树蛙Ivan,我由成体买回来养的,养了牠一年九个月了,要不是遇上我因为工作的原故而要出外租屋,令牠对改变了的环境而水土不服,估计我能养牠更久。牠也是太可怜了。蛙类与人的互动性还是比较差。我觉得蛙类对环境太敏感,也是很难养得好的。



▲红眼树蛙Ivan


我养过的蛙儿


有一次偶然,我在爬宠店看到了豹纹守宫,当初我并不觉得守宫可爱,然后就买了小虎回家。小虎改变了我对守宫的看法。守宫不但互动性强,而且容易饲养。我很快就爱上了牠们。然后就养了芒果、思思、小王子、波波还有不同品种的守宫:肥尾守宫、珍珠守宫、埃及侏儒守宫、豹猫守宫、星点守宫。最吸引我的还是豹纹守宫和肥尾守宫。



▲小时候的小虎,多么可爱。只是两年的时间,,现在已成了虎妈。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aaava.com/view-4474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