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女警开房被偷拍,打掉副局长牙齿、扇民警耳光,“一霸手”公安局长为何这么霸道?


“一霸手”带来的“霸道文化”和人身依附圈,污染了作风,更破坏了当地的政治生态。


文 |徐海涛 陈诺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瞭望”(ID:OutlookWeekly1981),首发于2018年8月11日,标题为《瞭望|扇民警耳光、打落副局长牙齿,“一霸手”公安局长缘何如此霸道?》,原文刊于《瞭望》新闻周刊第33期,原标题《“一霸手”的霸凌嘴脸》。


职务上是公安局局长,骨子里却想做“封建王侯”:


民警起立敬礼慢了,上去就是一耳光;一言不合,打掉副局长一颗牙;开会动辄大骂,没人敢抬头平视;酒桌办公,下属要称其“老板”列队敬酒表忠心;情妇数名,大多为女下属;开房被偷拍后,会私派警力“上手段”跨省抓人……


今年7月,安徽省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安徽省司法厅原党委委员、副厅长程瀚以受贿罪、徇私枉法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400万元。


法院审理认为,程瀚先后收受或索取17人折合人民币1795.5万元的贿赂,身为司法工作人员却徇私枉法,且认罪、悔罪态度差,依法从重处罚。


程瀚,此前曾任安徽省合肥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在任时以“霸道”闻名,接受调查时辱骂纪委办案人员,移送司法后“认罪态度差”。他曾将自己的“粗暴、霸道”归结为性格缺陷和狂躁症,但背后惊人的滥权、敛财与生活腐化表明,这实则是扭曲“三观”与独断权力的张狂表达,是打造“人身依附型”政治生态圈的刻意手法。


“一霸手”干部是怎样“长成”的?大刀阔斧、雷厉风行与粗暴霸道、独断专行的界线在哪里?现代化治理需要什么样的干部作风?《瞭望》新闻周刊借案深挖、寻找答案。


1

貌似“儒将”,实为“霸王”




今年55岁的程瀚,是合肥乃至安徽有名的“霸道官员”。有两个打人故事广为流传:一个是说程瀚到某派出所视察,一名民警在电脑前忙工作没看见,没及时起立敬礼,被程瀚一个耳光打上去,骂其“不长眼”;另一个是说程瀚一巴掌打掉某位副局长一颗牙。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aaava.com/view-4220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