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从不平静!


它是兵家必争之地;


它是“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历史文化名城;


它是共和国历史上独具重大意义的英雄城市。


它是南昌。


文 |陈忠海 瞭望智库特约研究员

编辑| 李雪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南昌城依水而建、因军而兴。


与西安、北京、洛阳等著名古都相比,南昌2200年的建城史算不上多么炫目辉煌。


但是,论地理位置的重要性,南昌一点都不输于上述城市。


因其特殊军事价值,这片土地在中国历史更迭中多次扮演了重要角色。

1

灌婴筑城,因军而兴




南昌所毗邻的赣江,是长江中下游最重要的支流之一。通过赣江和鄱阳湖,南昌可以快速与长江相联,因此,这里自古以来就是长江航运体系中的重要枢纽。


春秋时,南昌一带长期是楚国的边境,也曾归附于吴国、越国,因而有“吴头楚尾”的说法。



春秋战国时期南昌处“吴头楚尾”之地


为争夺这片土地,吴、楚两国常常开战。


最著名的一场战争发生在公元前509年,吴王阖闾用计诱使楚国攻吴,吴军先采取守势,后迎头还击,在这一带大败楚军。


公元前216年,统一天下后的秦朝设九江郡,今江西省的大部分地区归该郡管辖,南昌自然也在其辖下。


秦、汉两代都向岭南用兵,赣江往往是其后勤保障的生命线,必须严防死守。

为了巩固统治,汉高祖五年(前202年),刘邦派御史大夫灌婴领兵南下。灌婴命人在此地筑城,并依托该城设置了南昌县,取“昌大南疆”之意。



汉代灌婴城模型


由于此城为灌婴所筑,也称“灌城”,具体位置在今南昌火车站东南4公里处。

这是南昌建城史的起点,迄今已2200多年。


2

豫章故郡,成就霸业




随着疆土不断拓展,西汉朝廷将原属九江郡的部分土地分出来,以水取名(赣江古称“豫章水”),增设了豫章郡,郡治就设在南昌县。


因海昏侯刘贺墓葬而闻名世界的海昏县,也在豫章郡。


后来,王莽篡朝,建立新莽政权,大搞“托古改制”,将豫章郡恢复为九江郡,南昌县一度更名为宜善县。


东汉统治者恢复了原有地名,豫章郡下辖十余县,常住人口有40多万户。


汉末动乱四起,各地陷入群雄割据的局面。


而“西衔荆州、北接豫壤”的豫章郡,是个能够成就霸业的地方。


孙策眼光毒辣,早早将其攻占,到孙权时,豫章成为江东霸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两晋及南北朝时期,伴随着中原文化南渡,因军事而兴起的南昌城,在文化和经济上得到了很大发展,逐渐成为中国古代版图上的重要城市。



陈武帝陈霸先(503年—559年)


557年(南朝陈武帝永定元年),前梁旧臣萧勃在岭南起兵,试图恢复南梁。其子萧孜率兵进逼豫章,陈武帝派周文育在豫章迎战。


双方激战2个多月,南陈军队获胜,由此奠定了南陈数十年的基业。

3

洪都新府,物华天宝




隋朝改革地方行政区划,撤销了郡级单位,豫章郡原辖区主要归新设的“洪州总管府”管辖(唐代后更名为“洪州都督府”),南昌县及周边的钟陵县合并成为豫章县。


不过,这个名字也没叫多久,因为唐代宗名唤李豫,为了避讳,豫章县又改称钟陵县,后来又恢复古县名——南昌县。


675年(唐高宗上元二年),有一位青年才俊在探望父亲的途中路过洪州。


当时恰逢重阳节,洪州都督阎伯屿在重修的滕王阁大宴宾客,本想借机让自己的女婿大显才华。


结果,这位耿直的年轻人面对美景盛宴禁不住即兴作文,一时间光芒四射,成就了传诵千载的佳作:


王勃(约650年—约676年)


“披绣闼,俯雕甍,

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其骇瞩。

闾阎扑地,钟鸣鼎食之家;

舸舰弥津,青雀黄龙之舳。

云销雨霁,彩彻区明。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

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

(摘自《滕王阁序》)


滕王高阁临江渚


想象一下这样的美景吧:


打开滕王阁精美的雕花阁门,俯视华美的屋脊。远远望去,山峰平原绵延辽阔,湖川曲折优美,令人惊叹。


庭院密布,皆是大富大贵之人家;雄伟的船只均雕刻着青雀黄龙纹,数量之多,几乎塞满了渡口。


雨过天睛,虹消云散,阳光朗照乾坤。落霞与孤雁齐展翅遨游,长空与秋水连成一片沁人心脾的碧色。


傍晚,渔舟中传来美人曼妙的歌声,响彻彭蠡湖滨;在绵绵的寒意中,雁阵长鸣而南飞,到衡阳岸边方止……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aaava.com/view-4190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