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松龄:厌做人间事,偏好鬼唱诗

古墨社

二百多年前,我的故乡曾出了一个讲故事的伟大天才——蒲松龄,我们村里的许多人,包括我,都是他的传人。

——莫言


原题:《厌做人间事,偏好鬼唱诗》

文/玄素


01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十二三岁的时候,也不知道从哪儿,没头没尾地听来了这么几句话。


只觉得念着铿铿作响,一股子豪气从胸口直冲脑瓜儿顶,实在太来劲儿。


像模像样地抄在小卡片儿上,塞进钱包儿里,据为己有。


我琢磨着,又是西楚项羽,又是越王勾践,写这话的人,指定也是个戎马倥偬的盖世英雄。


谁承想,居然是清朝初年,一个穷得叮当响的老秀才。


而且,还是个专爱讲鬼故事的秀才。


02


对山东省来说,崇祯十三年,不是个好年头儿。


求雨台搭得满街都是,龙王庙的供奉堆成小山。


不知道是哪儿得罪了老天爷,这倔老头儿愣是一滴雨水也不肯施舍,还派出蝗虫大军,把好容易活下来的苗子啃了个精光。


上天要赶尽杀绝,人间便沦为地狱。


刨野菜,扒树皮,到后来,明码标价吃人肉,惨到不敢想。


可就在这大灾之年,淄川县的蒲家庄,又多了一张吃饭的嘴。


依着家谱,给这个排行老三的儿子取名“松龄”。


没错儿,正是聊斋先生,蒲松龄。


求雨图(局部)


估摸着是转世投胎的时候太着急,没仔细看看黄历,算算日子,生辰年月选的实在不咋地。


既是乱世,又是灾年。


一辈子贫困清苦的命,怕是从落生就有了兆头。


想要逆天改命?


路倒是有一条,念书中举做大官儿,住“黄金屋”,食“千钟粟”。


至于这条路通不通得了,就看造化了。


03


实话实说,人生的头二十年,蒲松龄过得还算舒心。


该念书念书,该娶媳妇娶媳妇,虽然粗茶淡饭,好歹吃穿不愁。


尤其十九岁那年考秀才,受主考赏识,县府道三试,连中头名。


全县第一,全市第一,全省还是第一!


在当大官儿奔小康的路上,蒲秀才头发甩甩,大步走开。


按照剧本,接下来该是一路小跑儿,三五年内中举人,及进士,金殿面圣,平步青云。


要是再来个百米冲刺,入内阁,掌军机,封侯拜相,也不在话下。


可偏偏,老天爷太淘气,想换个套路,搞点儿事情。


让蒲大才子磨磨性子,这秀才先当上五十年再说。


从十九到六十九,蒲秀才逢考必败,无一例外。


任你是孙猴子在世,也难逃佛祖的五指神山,说你考不上,你就考不上。


要不是熬够了年头儿,七十一岁晋级贡生,还真成了终身名誉秀才。


古代贡院号舍


前程没了,银子也就没了。


本来有全家人供着养着,只管闷头儿念书,玩儿命考试。


不巧,二十五岁那年,家里又出了点儿乱子。


蒲松龄的大嫂和二嫂,做儿媳妇相当业余,可做泼妇,绝对是一把好手儿。


活儿能推就推,事儿能躲就躲,嚼舌根儿,传闲话儿,干什么什么不行,吃什么什么没够。


天天打打的跟热窑似的,把蒲老爷子气了个半死。


过得了过不了?


过不了,那就分家。


俗话说得好,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蒲松龄夫妇都是老实人,不争不抢不骂娘,只会跟傻子一样在旁边儿叹气。


甭问,分到的房最破,地最荒,粮最少。


再把田税一交,分分钟揭不开锅。


下地种田没干过,弃文从商又不甘心,只能收拾铺盖卷儿,去有钱人的府上教书作幕,讨个生计。


听起来,年方二五的蒲松龄,活的有点儿惨。


可正是这一年,《聊斋志异》动笔了。


04


有人说,“聊斋”就是“聊天儿的书斋”,小说里的故事,都是跟朋友喝酒吹牛聊来的。


我觉着,不靠谱。


家里都穷成那样儿了,有这闲工夫儿,挣二两银子去,比什么不强。


当家教,做师爷,每天忙的跟孙子似的,哪儿有时间侃大山。


也有人说,“聊”字跟“聊天”不沾边儿,而是有“聊以慰藉”的意思。


我觉着,这个差不离。


年年赶考,回回歇菜,管你是破釜沉舟,还是卧薪尝胆,统统不好使。


再瞧瞧,儿子辈儿都得了贡生,自己还在秀才堆儿里瞎晃荡,认命吧。


生活没什么奔头儿,这辈子也就这样儿了,写点儿故事权当安慰自己,乐呵乐呵得了。


聊斋志异 清 蒲松龄


蒲秀才心里头委屈,觉着那些考官没有眼力,好赖不分,只认银子多少,不管水平高低。


在《聊斋志异》里,也没少拐弯抹角地骂他们。


可容咱说句公道话,评分阅卷的不是个个儿草包,得中上榜的也不是人人都走了后门儿。


毛病还是出在自己身上,说准确点儿,是出在“志异”这俩字儿上。


所谓“志异”,就是记录些奇奇怪怪的故事。


甭管是神,是鬼,是妖,是梦幻,还是离魂,都不属于现世人间,只存在我们深深的脑海里。


蒲松龄是干宝的小迷弟,更是《搜神记》的铁杆儿粉丝。


至于四书五经之类的应试教材,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搜神记 东晋 干宝


如果说,八股文是深居阁房的大家闺秀,一颦一笑都守着规矩。


那聊斋先生的笔下,就尽是跳脱三界的狐仙鬼女,一举一动都透着潇洒。


可在世人眼中,八股才是正统,你那玩意儿是歪门邪道,上不了台面。


孔大爷教育过我们:“子不语怪力乱神”。


天天琢磨那些神神鬼鬼,写出来的东西又奇奇怪怪,要是让你中了举,当了官儿,那才是真见鬼了。


05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只愿意窝在家里当书呆子的,出息不了。


总得趁着年轻,出门儿浪一浪,闯一闯,长长见识,找找灵感。


蒲松龄家里实在太穷,直到三十岁,才把盘缠凑了个七七八八,勉强够他去南方穷游。


也正是这次远行,让他遇见了未来的“聊斋女一号”,顾青霞。


越群山,渡黄河,出齐鲁大地,入江淮水乡,一路来到了扬州宝应县。


过足了眼瘾,可一摸口袋儿,发现银子花了个精光。


正好赶上县太爷孙蕙缺个师爷,蒲秀才便领了这差事,打点儿零工,好歹把回家的路费挣出来。


回过头来,再说说顾青霞,一位与蒲松龄互有好感的风月女子。


能歌舞,擅音律,通书画,晓诗文。


不过十五岁,就已经成了当地的交际花儿。


高挽凤髻,巧带明珠,紫裙飘飘,香气阵阵,有娇憨羞赧,亦有明媚流转。


对于初入欢场,没怎么见过世面的蒲秀才来讲,这分明就是天台下凡的仙女啊。


聊斋志异中的完美女性


不巧,县令孙太爷也看上了顾青霞,掏钱赎身,娶回家做了小妾。


这可把蒲秀才心疼坏了。


见不着人,也说不上话,就只能写写诗文,表表心意。


什么《为青霞选唐诗绝句百首》,《听青霞吟诗》,《听青霞吟诗又长句》。


一年之间,写了不下十首,除了青霞,还是青霞。


可总给顶头上司的女朋友写情书,有点儿不像话,更何况自己已有妻儿,人家也嫁为人妇。


夜半无人,免不了胡思乱想。


不得志的穷书生,遇见了聪慧温婉的美少女。


不求名分,不图金钱,替他生儿育女,助他飞黄腾达。


这样完美的女性,现世中哪儿找去。


只能来自天上,来自海底,是林中花妖幻化,是山里狐魅易形。


正因如此,《聊斋志异》写得最多的,就是穷书生和鬼狐女的爱情故事。


男主角是蒲松龄,女主角便是顾青霞。


06


这辈子唯一一次南游,让蒲松龄遇见了顾青霞,惊艳而美好。


更重要的,是亲身验证了官场丑态,愤恨却无奈。


康熙九年,龙王爷闹了点儿小情绪,一赌气把江淮地区淹成了大鱼塘。


宝应县也好不了,暴雨成灾,河口决堤。


蒲秀才刚来县衙上班儿,就听说孙太爷和上级闹翻了。


河道总督好大喜功,要征调七千人护堤挖河,可孙蕙觉着,没事儿别折腾老百姓,一千壮劳力足足够够。


嘿,不懂事儿,还不给面儿,让领导的老脸往哪儿搁。


总督大人一发飙,趁着地方官考核,狠狠参了他一本,还昧着良心给了个差评。


这可气坏了蒲松龄,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王法?


没有。


想升官儿,就得唯上司马首是瞻,别挑事儿,别炸刺儿。


体恤百姓?


你爱百姓,谁爱你啊。


暗讽官场的《席方平》


吃了亏,孙太爷总算开窍儿了。


这可苦了蒲松龄,每天干的事儿就是拍马屁,搞关系。


知府大人明明笨成猪头,还偏得夸他“白珩粹黄,紫电雄才”。


睁眼说瞎话儿,良心过不去。


那就在《聊斋志异》里,把真话吐个干净。


梦入官衙,看见堂上堂下堆满了白骨,虎头人身的官儿想吃饭,便有恶狼一般的小吏叼个人来。


大贪官死了下地狱,刀山油锅还不够,阎王爷爷把他生前贪的几百万两银子,熔成水,一勺一勺灌他喝下去。


下辈子轮回就别做人了,做猪做狗,做驴做马,最合适。


07


掰着手指头数数,除了养家糊口,蒲松龄这辈子,时间都花在两件事儿上。


一件是“人事”。


考试,没考上,又考试,又没考上。


还有一件是“鬼事”。


写聊斋,改聊斋,再写聊斋,再改聊斋。


人间事勾心斗角,让人生厌,倒不如鬼狐史爱憎分明,来得坦荡。


所以聊斋笔下,经常会乾坤颠倒。


人,阴险狡诈,一肚子坏水。


鬼,肝胆相照,满脑子痴情。


其实,蒲秀才心里跟明镜儿似的,“人事”和“鬼事”只能挑一样儿。


聊斋写得越好,离中举做官儿就越远。


可他不甘心,放不下心中抱负,舍不得家国百姓。


“人事”与“鬼事”


康熙十八年,蒲秀才刚好四十岁。


受邀到淄川名门毕际友的府上坐馆,干的还是老本行儿,教书作幕。


琢磨着,把之前写的鬼故事编成书,补个前言,然后就此打住。


从此一门心思求功名,教学生。


可人算不如天算,故事不仅没停,还越写越猛,拦都拦不住。


原因很简单,毕府上下,个个儿都是《聊斋志异》的迷弟迷妹。


毕老爷攒饭局,办派对,请缙绅雅士,也请布衣乡亲,活生生给蒲松龄弄出个文化沙龙。


这还不过瘾,干脆亲自提笔写上两篇,放进聊斋里。


夫人王氏也好这口儿,一到晚上就支个摊子,开始给儿子孙子说故事,讲野史。


就连府里的丫头老妈子,瞧见点儿什么新鲜玩意儿,也都要乐颠儿颠儿地跑去,和蒲先生说上一说。


毕府坐馆三十年,蒲松龄的考试成绩一次不如一次,有两回还因为答题犯规,卷子直接作废。


可在粉丝们的支持下,《聊斋志异》写得没完没了,好故事一抓一大把。


这般剧情,也不知道是哪路上仙精心安排的,实在是高手。


多亏有毕府贵人相助,也幸好蒲秀才一直不争气,怎么考也考不上。


要不然,这世间只是多了个九品芝麻官儿,却少了个奇思妙想的故事大王。


08


是故事,就得有结局。


禁不住毕家公子的苦苦挽留,蒲松龄辞了十几年,也没把毕府的差事辞下来。


直到七十岁,牙掉光了,眼睛也花了。


正好儿,《聊斋志异》也写完了,跟大小粉丝们道个别,退休回家吧。


喝两口儿自酿的劣酒,栽几株便宜的菊花儿,逗逗孙子,养养猫。


晚年乐得清闲,求不了富贵,也饿不着肚皮。


康熙五十四年,蒲松龄七十六岁。


趁着春节,给自己算了一卦,不怎么吉利。


点点头儿,知道了,这是鬼狐仙界急着唤他去逍遥了。


也罢,是时候儿了。


正月初五,趁着老父祭日,到坟前一拜。


正月二十二,聊斋先生,留下奇书一卷,飘然去也。


最会讲故事的蒲松龄


二零一二年,莫言在诺贝尔文学奖的致辞上说:


“二百多年前,我的故乡曾出了一个讲故事的伟大天才——蒲松龄,我们村里的许多人,包括我,都是他的传人。”



-END-


投稿请直接加小编微信:Easy148

每个关键词都是一场文化之旅

|||||||||||||||||||||||||||||||||||||||||||||||||||||||||||||||||||||||||||||||||| ……


想加入古典诗词文学交流群?

小墨二维码,邀您进入~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aaava.com/view-4075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