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如果国宝会说话》总导演,讲述了100件国宝的传奇

刚坐下,《如果国宝会说话》导演徐欢主动打开了话匣,她没有开门见山地聊自己的新纪录片《如果国宝会说话》,而是先提到了书写“边疆文学”的女作家迟子建。迟子建有本小说《额尔古纳河右岸》,以鄂温克族女酋长柳芭的口吻,讲这支弱小民族的百年沧桑。徐欢说,两天前她在无意中得知,触动迟子建写这本小说的,原来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有着相似经历的孟金福,是中国鄂伦春族最后一位萨满,他在深林中带着对天地万物最虔诚的敬畏,过着近乎原始的生活,而他的后人则在山脚下享受着现代物质文明,与从小生长的土地产生了隔膜……


孟金福的坚守与执着,曾被徐欢的同事、央视导演孙增田拍成纪录片《最后的山神》。这两天,徐欢又翻出这部纪录片。看完之后,她感慨于柳芭与孟金福的命运,更敬畏于这些“捍卫者”们内心强大的力量。


这些感触,也正是徐欢在《如果国宝会说话》中,寄寓于一件件文物背后的深意。《如果国宝会说话》由她担任总导演,于2018年1月1日在央视纪录频道首播,分100集讲述100件文物的传奇。“从中华文明探源到大众审美普及,从远古陶器到明清字画,那是我们认知历史的物证,还有对祖先与文明的致敬。”


严肃恢弘的思考之外,徐欢很喜欢片中一句“文艺范儿”解说词,分集导演写给文物鸮(音同肖)尊的: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从高贵到不祥再到呆萌,猫头鹰一直就是那个猫头鹰,可人心变了好多回了。“我也想说,我拍或不拍,文物都在那里,但当你走近了看懂了,便会发现:时间是个有意思的事情。”徐欢说。


她是《如果国宝会说话》总导演,讲述了100件国宝的传奇

徐欢


用文物打开历史


《如果国宝会说话》每集仅5分钟,“孵化”却历时整整两年,让主创团队“掉了一层皮”。从搜集到筛选,团队经过学习、研究、走访、勘察后,380多万件文物最终只留下100件。徐欢选文物的标准很明确:中国上下五千年文明中的坐标,展现大历史的转折与大文化的创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