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议的鼻饮

不可思议的鼻饮

流传于网络的一张鼻饮图。 (资料图片)

不可思议的鼻饮

流传于民间的鼻饮杯。(资料图片)

不可思议的鼻饮

广西新闻网-广西日报记者 罗劲松    

古时居然有人能用鼻子饮水、喝酒?广西等地一些历史文化专家在查阅《汉书》《魏书》《桂海虞衡志》《岭表录异》《岭外代答》等古籍时,发现一个奇异的词汇在其中频频出现——鼻饮。据书中介绍,在古代广西、云南以及越南等地曾流行一种用鼻子饮水、喝酒的习俗。作者不仅详细记述了鼻饮杯的模样,鼻饮的方式方法,还绘声绘色地描述了鼻饮者“快不可言”的感觉。于是,一场有关“鼻饮是否真实存在”的学术争议由此而起——

古人 津津乐道说习俗

最早关注“鼻饮之说”的学者之一,是广西民族大学教授范宏贵。记者近日查阅他和区内外一些专家学者发表的相关论文,从中了解到古人有关鼻饮的一系列描述——

《汉书·贾捐之传》记载:“骆越之人父子同川而浴,相习以鼻饮。”

《魏书》中也有类似记载:“僚者……自汉中达于邛乍川洞之间,所在皆有……其口嚼食并鼻饮。”

唐代刘恂在《岭表录异》中描述得十分形象:“交趾之人,重不乃羹……羹中有嘴,银杓,可受一升。即揖让,多自主人先举,即满斟一杓,内嘴入鼻,仰首徐倾之。”文中所说“不乃羹”,据考证为用羊、鹿、鸡、猪肉和骨头熬成的汤。

到宋代,关于鼻饮的记载多了起来。乐史编著的《太平寰宇记》卷167“钦州条”描述流行于当时钦州一带的习俗:“俚人不解言语,交肱惟髻,食用手搏,水从鼻饮。”朱辅在《溪蛮丛笑》一书里说:“仡佬饮,不以口而以鼻,自取其便,名曰鼻饮。”陆游在《老学庵笔记》里也惊叹:“俗有土著……饮酒以鼻,一饮至数升。”

南宋时曾任广西经略安抚使的范成大,在所著《桂海虞衡志》一书中专门介绍了“鼻饮杯”的用途:

“南边人习鼻饮,有陶器如杯碗,旁植一小管若瓶嘴,以鼻就管吸酒浆。暑月以饮水,云水自鼻入咽,快不可言。邕州人亦如此。”

对鼻饮描绘得最为详细的,当属曾在广西钦州等地做官的著名地理学家周去非,他在《岭外代答》一书中形象记录了广西各地的社会状况、风土人情,其中这样描述鼻饮:

“邕州溪峒及钦州村落,俗多鼻饮。鼻饮之法,以瓢盛少水,置盐及山姜汁数滴于水中,瓢则有窍,施小管如瓶嘴,插诸鼻中,导水升脑,循脑而下入喉。富者以银为之,次以锡,次陶器,次瓢。饮时,必口噍鱼鲊一片,然后水安流入鼻,不与气相激。既饮必噫气,以为凉脑快膈,莫若此也。”

这里,周去非不仅详细介绍了鼻饮的方法和效果,还形象解释了鼻饮者在吸水入鼻时气管不被呛的原因。

除了中国的古籍,人们还在越南阮朝嗣德年间(1848~1882年)所修《安南杂志·宣光赋》一书中看到了类似记载:“凡会,置酒杯中,人各以芦管插鼻孔,吸之为乐。”说是在安南一带,人们聚会时习惯将芦管插于鼻孔,从杯中吸酒。

细查古籍中所述地名,可知鼻饮习俗的流行区域大致分布于如今广西、云南、湖南、海南以及越南一带。其中钦州、邕州一带尤其盛行。

今人 满怀疑惑寻凭据

在现代人生活常识中,饮水、饮酒、喝汤自然只能用口。如果有人尝试用鼻子饮这些液体,必然被呛得喷嚏连连,泪水横流,痛苦不堪。怎么可能产生古人所谓“快不可言”的效果呢?

古籍中鼻饮之说的真实性,在学术界引发质疑。有专家从人的生理习性和生活常识角度论证,否定鼻饮存在的可能性;有专家更进一步从描述鼻饮的古籍中找出一些对南方原住民的侮辱、鄙视性语言——如《汉书》中“骆越之人父子同川而浴,相习以鼻饮,与禽兽无异”等等说法,认为所谓鼻饮完全是当时统治阶级和文人出于贬损南方少数民族的政治目的和歧视心态捏造出来的。这些谣言被作者以猎奇心态写入典籍,在社会上以讹传讹,导致后人信以为真,把原本不存在的事情当成了历史真实。

有的学者虽然不同意上述“捏造”之说,但也认为所谓鼻饮,不过是生活相对贫困的南方少数民族民众在用双手掬水而饮时,不慎让水流入鼻腔所导致的误解罢了。

在一片质疑声中,也有不少专家学者联系古代南方地区独特的地理环境和生活习俗,认为古籍中所说的鼻饮完全有可能是确实存在的历史事实。

有专家认真研究后发现,古籍中所述鼻饮的作用大致可归纳为两大类:一是防瘴,二是醒脑。古代百越人生活的地区炎热多雨,湿热地气与植物腐朽之气弥漫,古人为抵御所谓“厉瘴”,为在日常生活中防暑通窍,曾经流传不少通过鼻孔给药的治疗方法。如今,在岭南一些瑶族山寨仍流行将川芎、藿香、元胡、丹皮、雄黄等草药研成粉末,让患者由鼻孔吸入以治疗感冒。这和古人所谓鼻饮,明显存在着某种传承关系。

有专家还联系到古人流行的“吸鼻烟”癖好——在烟草中渗入麝香、冰片、玫瑰、桂花等药材、香草,研磨窨制成粉末。感觉身体不适时,以鼻吸粉,喷嚏连连,关窍立通,醒脑提神。由此发展而来的风油精等药物,其用药方式不是也依稀能让人感觉到鼻饮的影子吗?

越南 至今尚存“舍都冷”

范宏贵教授一直留意收集有关鼻饮遗存的实据。他在浏览香港《大公报》时,从一篇短文中发现了“新大陆”。这篇短文提到,越南有个被称为“舍都冷”的少数民族——康族,至今仍遗存鼻饮习俗!

范宏贵开始将关注的目光投向那个并不遥远的邻国。

机会终于来了!一次,范宏贵应邀赴越进行学术访问。访问期间,在与越南民族学学者进行学术交流时,范宏贵特意询问:鼻饮习俗在越南果真还有遗存吗?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aaava.com/view-3209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