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澡改变历史:浴室里的名人政治

浴室里不止有文化,还有战争与政治。据考证,古罗马衰落的罪魁祸首是浴场中的淫逸放纵之风令道德沦丧、世风靡敝;从杨贵妃到潘金莲的千年一浴,还引发着一场场性别权利的思考与斗争;而从文人到电影,洗澡文化都留下了社会生态的一个个隐喻。

从古罗马的洗澡“祸国”到丘吉尔的裸体政治

洗澡改变历史:浴室里的名人政治

2012年,正在中国巡展的“古罗马文明展”,吸引了近30万观众。许多学者都论及这个超一流的福利国家,最后如何因为全民沉溺于洗澡而衰落。据考证,古罗马人口锐减的主要原因是大多数罗马男人的性无能和女人的不孕症,罪魁祸首是过度的热水浸浴和纵酒。而浴场中的淫逸放纵之风也令道德沦丧、世风靡敝。

罗马帝国崩溃以后的欧洲,一直过的是基本不洗澡和随地大小便的生活,号称“千年不洗的欧洲”。在面对肆虐的瘟疫面前,医生认定水的压力,尤其是热气让皮肤毛孔张开,因此病气得以侵入人体。于是每到鼠疫流行之际,医生就开始抨击:“我请求你们不要去那些蒸汽浴室和澡堂,你们会送命的!” 直到19世纪初,洗澡的人还被看作“病人”。

西方在粪坑里生活了千百年,受尽了肮脏之苦,在黑死病和传染病多年肆虐,病死了一半以上的人口以后,乃觉悟到公共卫生事业的重要,借助工业革命和侵略扩张抢去的黄金白银,开始普及现代卫生系统。

1899年,波斯特尔发明了直落式坐便器。大量盥洗架的制造,使欧美人民习惯了每天洗脸——这项移风易俗之举,已经被有识之士呼吁了数百年。1916年后,由于陶瓷工业的突破,现代式样的浴盆开始大量生产,欧美人有了闲钱,有了闲功夫,有了闲欲望,终于感觉到洗澡之乐,于是后来居上,变成了“干净人”。

洗澡被认为是为古罗马的衰落之源,但有时候,它也成为历史对于一场人类战争的隐喻式解读。比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英国首相丘吉尔到美国会见美国总统罗斯福,要求共同打击德国法西斯。一天,罗斯福去看他,事先没有通报。总统进入内室,正逢丘吉尔一丝不挂地在洗澡。罗斯福大感困惑,进退两难。丘吉尔见状,咧嘴一笑,拍着肚子说:“总统先生,您瞧,大英帝国在阁下面前可什么也没有隐瞒啊!”一句话说得罗斯福也乐了。后来双方谈判很成功,英国得到了美国的援助。返回大苏网首页>>

从杨贵妃到潘金莲:女性主义的“浴室”解读

洗澡改变历史:浴室里的名人政治

中国洗澡“祸国”的例子也不少。李阳泉在《中国文明的秘密档案》里记载慈禧的洗澡程序,说慈禧洗澡得需要四个宫女同时服务擦洗,用掉一百多条毛巾。

史载,秦始皇的骊山汤“可坐万人”,规模比古罗马浴场还大,阿房宫中流出的洗澡水令“渭流涨腻”;而窥浴成癖的汉成帝,开创裸游裸浴之风的汉灵帝之外,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澡堂莫过于唐玄宗的华清池,空前绝后的沐浴盛宴,成为荒淫误国的经典。

直到今天,洗澡这种摇摆于正常需求和恣意享乐之间的“裸体运动”,仍然让人们读出加诸女性角色的暧昧情色解读。但“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 二十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杨贵妃与花蕊夫人的女性形象,也在激荡百年的女权主义解读下呈现出不同的历史底色。

自从施耐庵的《水浒传》奠定潘金莲形象的基础,经过《金瓶梅》的渲染,潘金莲就背起毒妇、淫妇的别名,成为恶魔型女性的代表。正如新闻把潘金莲称作“天下第一淫妇”。在老版电视剧《水浒》中,导演为了揭示其心理状态,给她安排了三场“洗澡”的戏。

但是,正是透过这锅貌似香艳的洗澡水,潘金莲才从一个舞台、民间话语中的符号化的人物中走出,以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爱的人的形象走向人间。众所周知,在封建意识形态的掌控之下,潘金莲故事巨大的阐释空间被压抑和束缚,人们的读解系统仍然局限在封建的伦理道德观之上,潘金莲形象只是朝着程式化的方向向前滋长。

而在电影《天浴》中,“浴室”的女性象征意义也是很明显的:文秀一次一次地洗,无论是成都的家里,她在浴盆里欢笑,母亲在给她洗着;还是当文秀刚到草原想要洗澡时,老金细心地给她造了天然浴池;直至喘着粗气的场部领导从文秀身上下来,文秀想洗,却只能从水壶里倒出冰块……诠释的无不是美善的摧残和时代的耻辱。返回大苏网首页>>

文人雅士们的洗澡文化

洗澡改变历史:浴室里的名人政治

人类文明的今天,各种各样的文化也横空出世,洗澡文化已在人们的生活中悄悄蔓延。

看过贾樟柯《小武》,或者看过张扬电影《洗澡》的人,大概会记得澡堂里白花花的屁股,晾着毛巾、提着水壶的跑堂,以及苦心经营了一辈子澡堂子的搓澡好手老刘,尽管老澡堂因为地段而没少受老板的“关注”,可老刘就是不肯跟澡堂子分开。为什么?自然是一种与洗澡有关的情结。

澡堂其实就是一个小社会,《我爱我家》里,有人将皮包公司挂牌在澡堂里。童话大王郑渊洁说,我洗澡的时候就想开会,场景与开会多像啊。更多的时候,澡堂就是一个口口相授的媒体,一个像今日博客或娱乐圈一般热闹的谣言圈。

流传甚广的鲁迅偷看弟媳羽太信子洗澡固然成为隐藏在历史角落的一桩文人“私”事,王安石“性不好华腴,自奉至俭,或衣垢不浣,面垢不洗”可称洗浴业非常发达的宋朝幕布下的一桩“不雅”事。另一位名人文天祥被罢官隐居期间,每天无事时,他和好友相约来到水边,解带入溪,一边沐浴,一边凭记忆落子争胜,双方精湛的功力简直让人难以置信。在烈日炎炎的夏天,这种特立独行的举动不但新奇诱人,而且还收到了避暑和冶性的双重作用。文天祥的水中博弈,应该是浴事中的大雅之事了。返回大苏网首页>>

洗澡改变历史:浴室里的名人政治

返回腾讯家居首页>>

洗澡改变历史:浴室里的名人政治

腾讯大粤家居二维码

洗澡改变历史:浴室里的名人政治

腾讯大粤首届家装节

洗澡改变历史:浴室里的名人政治

返回腾讯家居首页>>

洗澡改变历史:浴室里的名人政治

腾讯大粤家居二维码

洗澡改变历史:浴室里的名人政治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aaava.com/view-1944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