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真相:究竟是谁埋葬了北洋水师

关于北洋水师的落寞,学者们众说纷纭,有说贪污腐败,有说武器太差。归根结底是领导人出现了问题,若真的要追究这件事情的原因,那这个罪魁祸首应该是谁呢?我们一起去分析一下。

在中国,连孩子都知道,是日本的联合舰队打败了北洋水师,是慈禧太后挪用海军经费造园子,致使邓世昌的炮弹打不响!可是,金一南的军事随笔《军人生来为战胜》告诉我们:

历史真相:究竟是谁埋葬了北洋水师

就经费方面来讲,清政府投入海军的经费一点也不比当时日本投入的少!日本政府从1868年到1894年26年间每年投入海军经费合计白银230万两,相当于同期清政府对海军经费投入的60%!就硬件装备方面来讲,北洋舰队的装甲数量和质量都超过了日本联合舰队。北洋舰队的定远、镇远两艘铁甲舰堪称当时亚洲最令人生畏的铁甲堡式铁甲军舰,在世界也处于领先水平。清朝政府正是基于这种力量对比,才毅然对日宣战。因此,仅从武器装备、经费投入等方面来看,日本联合舰队要战胜中国北洋舰队是困难的。但结果却是,庞大的北洋舰队全军覆没,日本联合舰队却一艘未沉!“巨额军饷堆砌起来的一流的海军不经一战,原因何在?到底是谁埋葬了北洋舰队?”金一南先生发问了。

一、真正的战争,永远发生在战争开始之前!失败往往首先从内部开始。清政府的专制体制及其必然带来的政治和经济的*。从身居要位的历届海军大臣,到北洋舰队普通的一员,大家首先考虑的不是民族国家和军队的利益,而是个人的利害。再强大的部队,也难以抵御这种*的侵蚀。随着满族中央政权的衰弱,汉族官僚李鸿章等人纷纷崛起。他们办洋务、兴局厂、练新军,轰轰烈烈。在相当一部分清朝权贵们看来,北洋水师就是李鸿章的个人资本。因此,朝臣们为了削弱李鸿章,不惜削弱北洋海军!限制北洋海军就是限制李鸿章,打击北洋海军就是打击李鸿章。户部尚书翁同,以太后修园为借口,连续两年停止发放海军装备购置费,以限制李鸿章。

后来恭亲王失势,李鸿章失去台柱,更加势薄力单。他不得不与醇亲王以及各位满族朝臣和好,满足醇亲王挪用海军经费(实际上削减海军实力)的要求。而李鸿章实则欲借海军重新获得一片政治庇荫。就是这样一些人在掌握着北洋海军的命运。

1888年北洋水师成军以后,军费投入就越来越少。海军只是他们各自政治角逐中的筹码,谁还真正为海军的发展考虑?金一南大声感叹:将如此之多的精力、财力用于内耗的民族,怎么去迎接外敌发出的强悍挑战

二、上行下效,鼓励奴才的体制中必然包含着排斥英才的事实。在这种体制中的民族、国家和军队,纵有铜墙铁壁,最终也会被摧毁;纵有匹夫之勇,终究无力回天。

历史真相:究竟是谁埋葬了北洋水师

多种资料证明,北洋水师1888年成军以来,军风被各种习气严重毒化。当时,北洋军舰上实行“责任承包制”,公费包干,管带负责,节余归己。因此,各船管带平时把经费用在个人前途的“经营”和享乐,无暇对船只进行保养和维修。打仗用的舰船不但不保养备战,反而为了个人私利挪作他用。军队参与走 私,舰船常年不作训练,这已不是海军的个别现象。由于只对上、对个别掌握着自己升迁的权势负责,而无须对下、对民族国家负责,因此,欺上瞒下,蔚然成风。平日演练炮靶、雷靶,唯船动而靶不动。每次演习打靶,总是预先量号码数,设置浮标,遵标行驶,码数已知,百发百中。不明真相者还以为自己强大无比,不可战胜呢!

还有一件事情令作者金一南先生无法解释:北洋水师发展到1894年大阅海军时,定、镇两艘铁甲舰主炮战时用弹仅存3枚(定远1枚,镇远2枚),只有练习用弹库藏尚丰。

对此,李鸿章不是不知:“鸿章已从汉纳根之议,令制巨弹,备战斗舰用。”但最终因为他“个人”内外交困,忙于政治周旋,因此正事一直没有落实。这样一支军队,这样一种军纪和作风,这样*和糜烂,一旦打起仗来,如何不败?

三、不败才是奇怪的。先看布阵。当战场不再是操演场时,面对逼近的敌舰,北洋舰队首先布阵就陷入混乱。丁汝昌的命令是各舰分段纵列,摆成掎角鱼贯之阵。而到刘步蟾那里竟然变成了“一字雁行阵”。而实际战斗时的队形却又变成了“单行两翼雁行阵”。短时间内阵形如此变乱,说明了什么?即使如此勉强的阵形也没有维持多久,待日舰绕至背后时,清军阵列始乱,此后即不复能成型。

历史真相:究竟是谁埋葬了北洋水师

再看开战。战争一开始,平日缺乏现代素质的官兵在有效射距外慌忙开炮,定远舰刘步蟾指挥首先发炮,首炮非但未击中目标,反而震塌前部搭于主炮上的飞桥,丁汝昌和英员泰莱皆从桥上摔下,严重受伤。从第一炮开始,北洋舰队就失去了总指挥。再勇敢的士兵,无人指挥,又有何用?这就是平日严阵以待、训练有素的舰队?

再看战场厮杀。激战中落伍的日舰“比睿号”冒险从我舰群中穿过,我定远舰在相距400米距离上发射鱼雷,未中。日本武装商船“西京丸”经过定远舰时,定远向其发四炮,又有两炮未中。战场上只有由硬件和软件联合构成的实力,没有虚假和侥幸。黄海海战中,日舰火炮命中率高出北洋舰队9倍以上。

对军人来说,很多东西仅凭战场上的豪壮是不能获得的。往往最为辉煌的胜利,孕育在最为琐碎枯燥、最为清淡无味的平日训练之中。金一南意味深长地说。

四、军队平日*,战时必然要付出高昂代价。力图隐瞒这一代价,就要借助谎报军情。这也是北洋海军的一个特点。黄海海战,丁汝昌跌伤,舰队失去指挥,本因我方在有效射距外仓促开炮,震塌飞桥,奏报却成为“日船排炮将定远望台打坏,丁脚夹于铁木之中,身不能动”。此战北洋海军损失致远、经远、扬威、超勇、广甲等五舰,日舰一艘未沉。李鸿章却电军机处:“我失四船,日沉三船。”一时间除参战知情者外,上上下下多跌进自我欣慰的虚假光环之中。

不能战,以为能战;本已败,以为平,或以为胜。北洋报沉的日舰,后来又出现在围攻威海的日舰行列中。但直至全军覆灭那一天,我军谎报军情未曾中止。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aaava.com/view-17370-1.html